头壳子

【一八】齐家人的养孩子方式

ROOM4:

警告:神经病系列!神经病系列!神经病系列!佛爷变小!心机小哭包佛!黏糊糊的谈恋爱互相宠!


脑洞来自:AA的S02E07




本文是


【一八】张家人的谈恋爱方式


【一八】张家人的凑嫁妆方式


【一八】张家人的吃夜宵方式


【一八】张家人的挑媳妇方式


系列的第五篇文章




这篇文章送给  @林都.   和     @墨荷    两位沙发小天使!你们是怎么做到这么快抢到沙发的?lof艾特不到,就打你们的主页啦w








张大佛爷变小了。


字面意义上的变小了。


青春期的佛爷穿着小满的套衫,坐在沙发上,一边抖脚一边不爽地看着八爷给九爷斟茶。


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青春期的张启山只能在自己词语匮乏的脑子里翻出这两个词,大剌剌地写在八爷和九爷之间。


嘭。


佛爷一下子没控制好力度,一脚踹在了茶几上。


那个锥心的疼哦。


佛爷鼓着嘴,白了没反应过来的八爷一眼,一瘸一拐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八爷慌慌张张从沙发上爬起来,跑到小张启山身边搂着他的肩膀问。


佛爷,你怎么了?


小张启山努力做出一副愤怒的样子,小狼崽一样瞪着八爷,眼圈却红红的,开了口也是一股哭腔。


他指着九爷说,你只跟他说话,你不爱我了!


八爷哭笑不得,双膝跪在小张启山面前,揽着他幼嫩的肩膀。


佛爷,我是在问小九帮你长大的办法啊!


小张启山一听,抓住了文中的重点,又指着九爷说。


你就叫他小九,都不叫我小佛。


佛你个蛋啊佛。


坐在一旁的九爷气得打跌,想一皮带抽到吃错药了的小张启山头上。


你他妈真有脸啊还叫小佛,你怎么不叫小爷呢你?


被爱情迷了眼的八爷百依百顺地点点头,揉揉小张启山的脑袋,软声哄着。


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先去午睡好不好?


小张启山摇摇头,心说你就坑我吧,我就算睡了变回来还不是矮你一头。


于是他抱紧了八爷的腰,八爪鱼一样地缠在他身上。


我要跟你们共商要事。


八爷无奈地同意,那好,那你不许捣乱。


小张启山乖乖点头,牵着八爷的手并排坐在大沙发上。


九爷深吸一口气,没理小张启山往自己身上扎的眼刀。


没事,他宽慰自己,小孩子不懂事。


聊着聊着,小张启山扯了扯八爷的袖子,指着他的大腿说,我要坐你腿上。


八爷愣了一下,看着对面九爷青黑的脸色,犹豫要不要答应小张启山的要求。


我要坐你腿上。


小张启山又重复了一句,舌头没捋直,鼻音也重得很。


八爷低头一看,这倒霉孩子鼻头都红了,眼泪汪汪手脚并用地往自己怀里爬。


八爷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双手环过小张启山的腋下把他抱到自己怀里低声哄着。


小张启山饕足地搂着八爷香香的脖子,鼻涕眼泪全擦在八爷长褂的领口上,转过头瞪了默默喝茶的九爷一眼。


九爷不寒而栗,突如其来的一股寒气吓得他差点没端住茶杯。


嬢希匹,小孩子成精了啊。


九爷忙不迭拱拱手,跟八爷告了辞,领结都来不及摆正就跑出了张府。


目送着九爷逃命一样的离开,八爷低下头很严肃地问小张启山。


你刚刚是不是瞪九爷了?


小张启山脸一红,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


咩有。


八爷眉头紧锁,双手捧起小张启山软软的脸蛋,小孩子不要骗人。


小张启山盯着八爷近在咫尺的脸和扑扇扑扇的睫毛,脸更红了,委委屈屈地说,可你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要你给别人看。


小孩子脆生生的嗓音吹皱了八爷心里的一池春水,一颗心好像被捧到了云端。他没能憋住脸上的笑,眉眼弯弯叮嘱小张启山。


我是你一个人的,别人看也看不走啊,下次不许这样了,知道了吗?


知道了,小张启山把肉乎乎的腮帮子贴到八爷的脸侧,闷闷地回答,那我们要做个约定的。


八爷拍拍小张启山的后脑勺,问,什么约定?


你亲我一口。


小张启山撑起身子,很认真地盯着八爷的眼睛。


你亲我一口,我就一直记得的。


八爷的额头同小张启山的额头碰到一起,鼻尖蹭着鼻尖,好啊,那我亲亲你的酒窝好不好?


小张启山红着脸点点头。


啵。


 


 


八爷吩咐佛爷要每天练字。


他戳着小张启山的腮帮子,愤愤地说,字是一个人的脸面,你看你写得跟狗爬似的,要不要脸了?


小张启山被八爷一顿说教,垮了脸,下令副官买了两本字帖回来。


可是佛爷一点都不想练字。


他坐在真皮座椅上,手上蘸满墨水的毛笔跃跃欲试,一大团墨水滴到了宣纸上,污了白白净净的纸面。


张副官难得看到自己堂兄吃瘪的样子,忍不住调侃起来。


哈哈,佛爷,你现在真跟你小时候练字一个样,连笔都拿不牢!


小张启山气急,就在真皮座椅上站了起来,在摆满了公文的办公桌上一股脑地乱画,情到浓处两腿往后一蹬,把真皮座椅推开了。


咣当。


小张启山磕着红木的办公桌滚到了地上。


亲眼目睹了这电光火石般的摔跤的张副官一时还反应不过来,趴在地上下巴红肿的小张启山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闻讯赶来的八爷急匆匆奔向不停抽噎的小张启山,把他抱到自己怀里,托起他的下巴左看右看。


怎么了怎么了?


吹着鼻涕泡泡的小张启山打着嗝,指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张副官。


他欺负我!


八爷一听,差点拍案而起。他愤怒地看向张副官。


张副官,你怎么能趁人之危报私仇呢?!你看把佛爷摔的!


张副官心里那个委屈啊,刚想开口解释事情原委,就发现埋在八爷怀里的小佛爷用不怀好意的眼神威胁着自己。


哎呀妈呀,小孩子成精了啊!


张副官吓得赶紧敬了个军礼迈着军步往外走。


八爷扳过小张启山的脑袋,轻轻帮他揉着下巴。


你刚刚是不是冤枉张副官了?


他笑我字写得难看。


笑你你就能冤枉他啦?八爷哭笑不得地点了一下小张启山的额头,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小孩子不能骗人吗?


听了这话,小张启山沉默良久,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八爷,长长的睫毛因为泪水黏成一条一条。


我要是一直变不回来了怎么办?


八爷看着小张启山惶恐的眼神,一时竟无言以对。


我要是变不回来了,当不成长沙的布防官,没有了军衔和权力,就不再是九门的张大佛爷了,怎么办?


老八,我好怕!


八爷紧紧握住小张启山的手,拍着他有些颤抖的后背,贴到他的耳畔,轻轻缓缓地说。


你是张大佛爷,不是因为你是长沙的布防官,不是因为你有军权和钱财。你能当上九门门首,是因为你是张启山,独一无二的张启山。


八爷说着搂紧了压抑自己恐惧的小张启山。


张启山在成为张大佛爷之前,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了。


话音刚落,一道金光从小张启山身上迸发出来,转瞬即逝。


八爷再次睁开眼,自己身上坐的就是赤身裸体的成年张启山。


他低下头,在八爷泛红的耳垂上咬了个浅浅的牙印,低沉的声音在八爷耳边震动。


谢谢你,老八。








fin.


千言万语写不出我想象中的互宠,悲伤

【一八】张总喝农药

ROOM4:

我觉得自己可能病了,在段子手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了,今晚看看能不能把神经病系列第四篇给写了,完了我都快忘了百变小樱au了,我对不起太太(捂脸


前文走:本人男,网恋一年的女友竟然是男生


           和网恋一年的“女友”见面了,感觉身体被掏空






张总找了个媳妇。


张总公司里的女同事伤透了心。


原来以为张总和张秘书是一对,德国骨科,兄弟禁断,想想都带感。没想到出去开了个会的张总一回来就变成了网瘾青年,天天沉迷微信嘿嘿嘿,继香水发胶避孕套之后随身物品里多了一个充电宝。


大家都说,异地恋长久不了,张总还是会沦陷于张秘书的美貌的。


张秘书说:呸。


你看看他,拿着手机跟拴着链子的狗一样,手机在哪他在哪,早上起来第一件事问小齐同学吃了没,晚上睡前问小齐同学睡了没,小齐同学手滑发给他一个表情包他都要乐半天,一个人在办公室里跳桑巴。还好玻璃是单向的,不然公司早倒闭了。


张秘书觉得这样不行,就把张总的朋友叫出来开小会。


张秘书很严肃,问各路狐朋狗友。


“佛爷现在跟周幽王似的,就差没把公司点了博美人一笑了,这可咋整啊?”


坐在轮椅上的李老师面无表情,拥有德国骨科经历的他抽了一口烟。


“呵呵。”


张秘书急了,呵什么呀你就呵,啥玩意儿啊你倒是说清楚啊!


李嫂子无奈地拍了拍李老师的肩,给张秘书人肉翻译了一下。


“他觉得张总没种,跟八戒追嫦娥似的,一天到晚逮后头追,这一天两天的远观下去,张总可能就变成大草原了。”


哦。张泌书点点头,觉得有道理,但回过味儿来又觉得有点不对。


跟佛爷穿一条裤子长大的红老师开口了。


“小张啊,那个小齐是哪里人来着?”


“长沙人,在人大读书呢。”


“哦,那他学的什么啊。”


“学国学的。”


“哦。”


红老师点点头,陷入了沉思,良久才开口。


“小张啊,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师张总不是一直不喜欢吗。”


哎呀妈呀,张秘书眼前看到了救赎的圣光,红老师你是我唯一的神话啊。


于是张秘书就和小齐同学搭上线了。


当天晚上,张秘书就给小齐递了个好友申请,说自己是张总朋友。小齐立马就加了他,还没等他开口,小齐就先发制人了。


“阿姨你好。”


张秘书沉默了一下,回想了自己的朋友圈,并没有能给自己增长年龄改变性别的内容,他斟酌了一下,很委婉地回复了小齐。


“我不是女的。”


然后小齐就秒回了他。


“阿姨我和启山是真心相爱的。”


张秘书说:MDZZ。


跟我哥真是王八配绿豆,两个人戏都这么足,可以搞个大型连续剧了。但是张秘书想,毕竟以后是自己堂嫂,耳边风吹吹就能把自己吹翻了。然后他开始跟小齐同学解释自己的身份。


小齐同学听完,一言不发,两分钟之后回复了。


“哦,那您是有什么事情吗?我只是一个大学生,在企业方面帮不了您的。”


张秘书觉得毛骨悚然,合着您这两分钟是去换了个人格啊?怎么张口就怼人呢?


天道好轮回啊,张秘书想象了一下张总和小齐的相处日常,喜极而泣,有生之年能看到张总被人怼了啊。


他压抑着言语中的欣喜,给小齐介绍了一下企业文化师的工作。


“你学的国学,文化底蕴好,这个工作很适合你的。你要是来我们这儿工作,就可以天天见到张总了,文化师的办公室离我的很近,我也可以带带你的。”


小齐说,我再想想。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张秘书,你也姓张啊。


张秘书说,对啊,我是张总表弟。


小齐兴奋起来,非要他跟自己分享张总的日常,两个人一边聊一边吐槽,居然谈到了凌晨三点。


张秘书觉得这样不行,不能跟大学生唠嗑啊,自己第二天还上班呢。


他就说,我先睡了。


小齐同学很贴心,给他发了个么么的表情。


“晚安啦w”


张秘书突然觉得有点慌。


第二天起床,张秘书困得找不到自己的眼睛,他挂着一对大眼袋给张总送资料,发现张总脸很黑。


张总说,他昨晚都没理我。


张秘书心里咯噔一下。


“说不定他昨晚赶论文呢哈哈是吧。”


张总阴沉地看了张秘书一眼。


“他毕业论文已经交了,现在都快放假了,写什么论文?”


张秘书莫名觉得张总的眼神中有着锐利的怀疑。


张秘书冷汗直冒,干笑着说,我还有事呢佛爷您先忙啊。


然后一溜烟就跑了。


坐到自己位置上,张秘书掏出手机,发现小齐又给自己发微信了。


“表弟表弟,醒了没啊?”


“能继续给我分享佛爷的糗事不?”


张秘书抹了一把汗。


还分享糗事,指不定什么时候张总就把分尸表弟的视频给分享了。


张秘书刚想拒绝小齐,就发现自己身后站了个人,下意识把手机按了下去。


他一回头,张总在他背后冒寒气。


卧槽。


 


 


 


张总要被气死了。


平时公司里同事说自己跟表弟德骨就算了,这次表弟还真吃起饺子来了。


妈的。


还么么。还w。还带带你。还聊到凌晨三点。


张总气得脸都绿了,心里还委屈。


明明自己都去找过小齐了,都亲过了,明明小齐以前都是陪自己到凌晨三点的。


好不容易变弯了才泡到的媳妇,就这么被吃饺子了。


不如死了算了。


想着想着,张总就冲回自己办公室,拿出自己天天在视频威胁小齐的农药,掰开盖子就灌了下去,咕嘟咕嘟咕嘟三大口。


然后张总就咣当一声直挺挺倒在了地上,嘴里白沫不停地往外涌。


张秘书都看傻了。


 


 


张总醒过来的时候,四周白茫茫的,就一个棕色的毛团子靠在自己床沿上,白嫩嫩的手和自己十指相缠。自己一动,那个缩在棕色厚毛衣里的人就醒了,一对亮晶晶湿漉漉的眼睛盯着张总使劲瞧,瞧得张总都不好意思了。


“大兄弟,你谁啊?”


小齐愣住了,心里那个悔恨委屈担忧一下子打翻了,憋出一句话。


“你不认识我了?!”


我买了最快的飞机票,打了两百块钱的车,在你身边守了三天,你睁开眼居然说你不认识我了?!


张总很憨厚地笑笑。


“是啊,不过我就记得我有个媳妇的。”


还有个媳妇?!


小齐一口气哽在喉咙里,鼻头一酸,眼圈都红了,想起这两天自己寝食难安地照顾喝了农药的张总,真替自己不值,想着就掰开张总的手,起身要离开。


“我就记得,我这媳妇姓齐来着。”


“他长得可俊了,戴一小圆眼镜,笑起来俩酒窝还有虎牙,就是穿衣服不太讲究。”


“他就喜欢跟人唠嗑,一唠就是好几个小时,他说他身边没人受得了,就我乐意听。”


“他一生气眼圈就发红,跟小兔子似的。人又胆小,我一吓他他就什么都答应我。”


“他嘴唇软软的,抱起来也软软的,可人就是胖不起来。”


小齐僵硬地站在原地,难以置信地回过头看向笑得甜甜蜜蜜的张总。


“大兄弟,你乐意做我媳妇不?”


小齐破涕而笑,三两步冲到张总怀里,紧紧搂住他。


“除了我还有谁乐意陪你聊到早上六点?”


小齐的脖子贴在张总脸颊上,凉丝丝的手捂在腰上,半个人都倒在张总身上。


温香软玉抱满怀啊。


张总一个控制不住自己,就吐了。


吐了温香软玉满怀。


温香软玉也没在意,脱下身上的毛衣放在一边,一边跟张总道歉。


“不好意思啊,医生说这两天你胃比较敏感,不能受到外力刺激的,我刚刚没控制好力度,你难不难受啊?”


难受。


张总盯着小齐脱衣服的时候露出来的白白瘦瘦的腰。


真他妈难受。


病房外的张秘书看着一天前就醒了的张总一脸憋屈,觉得神清气爽。


天道好轮回啊。








fin.


我们的目标是:伤害张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