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壳子

小说里的佛八描写集合

爬墙族人:

看书的时候齁得我以为自己看的是同人…… 


没骗你,你们自己看……




1.一开始的鬼车,张副官去请八爷


【这副官也姓张,平日里少言寡语,据说是佛爷从东北带来就一直带在身边的,不好得罪。佛爷派他出来接人也是少见,齐铁嘴下车就点头,副官很恭敬:“八爷,佛爷让你尽快,听说您还没上早,咱们暂且忍忍,宅里已经炖了猪蹄莲藕,咱们完事回去给您伺候着吃顿结实的。”

    “这是什么情况?早饭吃猪蹄莲藕?不齁吗?佛爷最近是马吊输糊涂了吧。”齐铁嘴埋怨了一句,心里是明白的,佛爷是个律己严苛的人,这猪蹄莲藕,根本不是早饭,恐怕是晚饭。佛爷料定了这事估计得办到晚上吧。】




早上请人办事,就想着把人留到晚上,晚饭都给整好了……


八爷,你有胆量不要在心里埋怨,当面给佛爷说嘛~~ [手动doge脸] 


一脸恭敬的张副官每天OS一万遍:我这眼睛早晚得瞎……




2.八爷不敢进火车里


【这铁车算是奇事诡闻,齐铁嘴看着越发觉得不吉利,急的大叫起来:“吓死人了,吓死人了,张大佛爷你知道我的规矩,这车太吓人。我回去了!我回去了。”

    “回去?你回哪儿去?”张启山的声音从铁轨下传了上来,“副官,算命的敢踏出这个火车站一步,一枪给我毙了!”

    副官看了齐铁嘴一眼,齐铁嘴也看着他,副官说道:“八爷,这么死不好看。别了。”】


    这段佛爷的话给拍出来了,点赞~~


    但是张副官这句吐槽更赞 23333


    八爷:我我我我我招谁惹谁了啊!!!




3. 八爷进了车站,不敢上车厢


【 齐铁嘴摇头,把风灯递给身边一个警卫,警卫没接,他就把风灯挂在了警卫的机关枪枪管上,然后转头对副官做了一个:“我挺你。”的手势,表示自己不上去。心说我当军师就不错了,张启山你还想我当开路先锋,想的美你。
    副官叹了口气,转身进了车厢,齐铁嘴刚松了口气,一边的张启山把风灯从警卫枪管上取了下来,和自己的那只一起单手拎着,另一只手抓住齐铁嘴的手。
    “怕什么?到了长沙的地界,没什么东西能比我凶。”
      说这就拉着齐铁嘴跨了上去。】


     


       佛爷威武霸气!!!


      然而我满眼都只有"拉小手"!!! 




3.到了最后一截车厢,佛爷让大家戴防毒面具


【张启山若有所思道,对副官:“找人准备白布袋子,带防毒面具,尸体得密封起来,这些东西都得烧了。要是传染病就糟了。”
    副官点头,往回走着对外面吩咐,齐铁嘴不安得看着张启山:“佛爷,我们不用带吗?”
    张启山看着他,挤出一个笑容:“不用,你我都习惯尸毒了,这点小风险冒得。”说着便又拉住他的手往前走去。】


 


拉手,又拉手……   


"在座各位,除了我跟我媳妇,都是辣鸡~~"    仿佛看见了佛爷内心得意得翘起来的尾巴……




4.最后一截车厢,佛爷犹豫,八爷劝阻


【“算命的,别卖关子。你说说看,有道理的话,这最后一节车厢,你就不用进去了。”
    “佛爷小看我。”齐铁嘴瞟了张启山一眼,刚才被张启山强拉了两次,很下面子,他得讨回来,于是拉住了张启山的手,拉着他往月台里面走了几步,转身指着火车头,一节一节的解释过来。】


"佛爷小看我"什么的…… 被你拉了两遍,得拉回来什么的…… 


……妈的,看个盗墓小说被喂了一嘴狗粮……


八爷你拿的绝对是女主剧本……




5.戴防毒面具的那一段


【一个带着放毒面具的士兵跑过,张启山一把抓住,把他的面具扯了下来,递给齐铁嘴。
    齐铁嘴把头一横,不要!“佛爷您又小看我,前几个车厢都没带,这最后一个咱就省省吧。”
    张启山失笑,自己戴上防毒面具,径直走了。齐铁嘴一看懵圈了,心说张启山你个王八蛋,你不按理出牌啊。立即又抓了一个当兵,夺下他的面具给自己戴上。】


    八爷,有胆量不要在心里说嘛~~ X2




6.八爷不发威,你当他hello kitty!


【“铁水封棺,铁皮上刻了字,这些这是火车上挂镜子的那个高人刻下来的。”齐铁嘴擦了擦眼睛戴上,露出风水先生特有的那种表情:“脚下三步内必有铁钉,副官,现场属蛇的,全部撵走。”


    说罢低头,张启山退开几步,果然,两人都看到棺材四周的椁面上,钉满了一圈钉子,将石棺围在其中。


    张启山看着齐铁嘴,人都说行里横行外怂,有些人平时看着窝窝囊囊的,一到自己熟悉的领域就会变一个人似的,心中喜欢,笑而不语,想看他有什么说法。】


原来佛爷老对八爷笑是这么回事~~ "心中喜欢,笑而不语"~~~


三叔果然是个腐男……




7. 要开哨子棺那段


【“佛爷,佛爷。”他追上去。跟张启山并排,自己之前一时情绪起来,是希望张家使用双指探洞的功夫,但张家从东北带来的熟手,很多都已经死在了战场上,本来就青黄不接,张家人又血脉亲近,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要让张家人冒着断臂和丧命的危险,自己那么轻佻地讲出来,确实是不合适的。
    “佛爷,老八说错话了,在兄弟们面前没有细考虑就把张家架了上去。”齐铁嘴道。张启山转头边走边对着手下的副官挥动了几下手臂让他们动作起来,问齐铁嘴道:“怎么?不敢持锣?”
    “老八混江湖就靠一张嘴。佛爷你撕了它,免得我再说错话。”齐铁嘴心中暗愧,只好认错。
    张启山停下来看着齐铁嘴,眼神如炽,却没有怒火:“老八,我要你仔细想想,你说的是否有谱,如果你有六成把握,你就持锣,无论出任何的事情,张家没有人会怪你。”
    齐铁嘴点头:“佛爷,我能说出那些话,也确实是心中所想,句句都有根据。”
    张启山转身继续前进,对副官道:“听到八爷的话没有?我们回府。”齐铁嘴跟在后面:“佛爷,佛爷,可是我紧张啊,我要是紧张崩出个屁来,惊着马连累了兄弟怎么办啊?”
    张副官跟在后面就乐了:“八爷,我们都是战马,枪响都不惊,只听锣鸣而动,您屁有那么大动静?那您不用持锣了,持屁就行,我去给您准备红薯。”
    “你懂什么,兴许会被熏跑呢?”】


张副官你hold 住啊,不是高冷小哥的设定嘛,不要被八爷带逗比了啊!!!


"听到八爷的话没有!" 佛爷继续威武霸气……




8. 不要迷信,但是要听八爷的


【“佛爷,我说这棺材不能动,只能在火车上,但您这卡车,您这是要搬回府上的意思吗?这里面的东西,动不得。”齐铁嘴冷汗都下来了。张启山来到吉普车跟前,叹了口气,拍了拍齐铁嘴:“算命的,它火车都坐过了,坐汽车怎么了,能不能不要那么迷信。”
    “不要迷信,不要迷信你让我来干什么!”】


……八爷,其实看电视剧的时候,我也在想佛爷干嘛带着你……




9. 开哨子棺,八爷持锣,亲兵断臂


【剧痛让这个亲兵大叫了起来,张启山一跃上棺椁,托住孩子的脖子,用力一抬,手上的血管鼓出,将孩子拔出了半尺,就见孩子手臂上一片红疹爬向肩膀,张启山暴起大叫:“算命的!”
    齐铁嘴完全懵了,被这大喝惊吓,手里的鸣锣落地,咣当一声巨响,身边的大马抬脚往前狂奔。只是瞬间,齐铁嘴眼前一片空白,只听的琵琶剪合拢的金属摩擦声和那个孩子撕心裂肺的惨叫。
    鸣锣的声音在他的耳边不停的回想,眼前的空白淡去之后是满棺椁的血和冲上来的医官。齐铁嘴双眼一翻白眼,差点晕了过去。
    “八爷!”没等他缓过来,那面铜锣却又被副官塞进了他手里,一边的大马也牵了回来扣上机扣。张启山甩掉上衣蹲在棺椁上孩子刚才蹲的地方,将左手放到了琵琶剪刀中间。
    还来?齐铁嘴浑身哆嗦,几乎要跪下来,张启山的声音非常平静,一点也不似刚才大吼过:“老八,看着我。”】


最后那句平静的"老八,看着我" 让我这个写了十年耽美的人瞬间跪了……


三叔果然是个腐男 X2...




10. 实力佛吹齐八爷,实力八吹张佛爷


【思索着就见齐铁嘴不声不响的摸到自己身后,自己已经劳烦这家伙一天了,不过形势所迫,九门里能帮他的屈指可数,老八的性子温顺,思维敏捷,也只能继续委屈他。便问道:“睡的可好,睡够了来帮我掌掌眼,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做了好多噩梦。”齐铁嘴实话实说,“这一个月恐怕会做更多噩梦。”说着拿过甲片:“佛爷你的眼力九门绝冠,我帮您掌眼不是给人笑话么?”
    “漂亮话说再多,我看不出来还是看不出来。少说这不管用的破词了。”】


嗯,吵是吵了点,但是性子温顺,思维敏捷~~


佛爷你这确定不是在说宠物???




其中很多对视啊相视一眼啊八爷劝佛爷休息啊佛爷听八爷解释啊的,就不一一截了,反正……


三叔你果然是个腐男X3...





评论

热度(202)

  1. 草心寸夕堂忘川河的人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