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壳子

【一八】每天回家都看见我爸爸在作死。18

发丘校尉:

来,吃狗粮馅的月饼了






18.


出戏园子的时候,齐铁嘴停了停脚,佛爷扭头看他,怎么了?


齐铁嘴笑了下,佛爷您先回吧,我还有事。


佛爷瞪大了眼睛,你——


齐铁嘴垂着眉毛,我真有事~


你去办你的事,我在这等。佛爷抬腿上了车,坐在车里。


齐铁嘴摸了摸鼻子,那您稍等。走了两步又转身回来,佛爷您身上有钱吗?大洋也行。


佛爷抬眼看着齐铁嘴,我身上怎么可能带钱,找副官要。


 


齐铁嘴拿着几块大洋和纸钞费力地走到了拐角,转个弯就看不见了。


副官坐在司机位上,刚才打架打得脸红扑扑地,这会回头问了句,佛爷,我要跟着吗?


不用。佛爷闭着眼睛养神。


真的不用?万一,那个,八爷他还……


佛爷睁开眼睛,你要想看就去看吧,我知道你没见过他。


副官笑了下,下了车,连跑带跳地跟着八爷后面去了。


 


齐铁嘴把钱塞进了一个乞丐的怀里,爷,酒色财气和这大烟泡子,那都是腐骨毒药,您这英雄好汉的,不能栽在这上面啊。


乞丐抬头看着他,啰嗦!滚球!挡我光了!


齐铁嘴叹了口气,刚要转身,乞丐喊了声,喂!


齐铁嘴回头,您说?


乞丐懒洋洋地拿起手边的碗,喝干了里面的黄酒,递给齐铁嘴。齐铁嘴眨了眨眼,接了过来,乞丐扬了扬下巴,给你。


齐铁嘴拿着碗仔细看,成化斗彩。这这这,这我可不能要……这也太……


本来两只,那只出土的时候让人砍碎了。乞丐抬眼看着八爷。


齐铁嘴张着嘴递了回去,我不要。


乞丐瞪起眼,难道我会白承你的人情?给你就拿着,啰嗦什么!


齐铁嘴收了回来,笑着说,到底是六爷,手里没有虚家伙!是我瞎操心!


乞丐摆了摆手,齐铁嘴让开他面前,让他晒太阳。


 


我听说你……


求别说那个词……


乞丐难得的笑了起来,你遇见的事都邪性!


齐铁嘴撇了撇嘴,谁说不是呢,都怪那个大佛爷,我说了大凶还非要去。


乞丐嗤笑了声,那你还上赶着给人家递投名状,连命都快搭里了。


我,我那不是,认人不清嘛……


乞丐抬了抬眼,快滚,别在这酸老子。


 


乞丐指了指转角,你行动不便,就让那孩子给我打点酒来。


齐铁嘴顺着手指看过去,张副官正在转角站着,齐铁嘴皱了皱眉,副官,你干嘛呢?


八八八爷。副官跑近了几步,嘴上叫着八爷眼睛却一直盯着乞丐看,齐铁嘴说了声,你跑得快,打点酒给六爷送来。


哎。副官点了点头,一直看着乞丐,左右找他的刀。


齐铁嘴叹了口气,招了招手,来你离近了看,刀在那儿,看见了没?看见了快去。


 


说了两刻的话,齐铁嘴就拱了拱手离开了,副官被八爷领着一步一回头的看。


你这孩子怎么跟没见过人似的。齐铁嘴说。


副官眨着眼睛,他的刀真的那么快吗?您见过吗?


我自然见过。齐铁嘴笑了下。


领着副官回到了车里,齐铁嘴累得瘫在了车座上,这真不是人干的活啊……累死我了……比上山下河都累……


佛爷睁开眼,副官,回家。


 


佛爷犹豫了半晌终于问了句,你们,怎么认识的?


夹喇嘛。齐铁嘴说。


你们一起下斗了?


齐铁嘴点了下头。佛爷皱着眉头,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那个时候……还不认识您呢……齐铁嘴无辜地说,就是那套元青花,那种东西,不下斗去哪收啊,再说了就算有地方,谁会让啊!


佛爷从来没打听过东西的来历,今天第一次听说咬牙瞪眼,气不打一处来,齐铁嘴!我缺你一套青花吗!


可那是投名状,必须要的。齐铁嘴疑惑地看着佛爷,这是规矩,佛爷你怎么了?


能陪葬元青花的墓,你对付的了吗!你怎么没死在里面!


本来是快要交代了,不是幸亏六爷跟着呢嘛!齐铁嘴笑了下。


佛爷看着齐铁嘴,火又窜到别处去了,他眯了眯眼说,所以,你也像跟我下斗一样,一直拉着他胳膊,走到哪跟到哪?


齐铁嘴睁大了眼睛,我的爷呀,这是一道送命题啊!


没有!齐铁嘴摇了摇头,他他,怎么跟您比,没有的事,佛爷你别乱想了。


我还不知道你?


我真没有!齐铁嘴拉着佛爷的胳膊,我才不会跟别人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


佛爷看了眼齐铁嘴攥着自己的手。


您又不是别人。齐铁嘴笑得露着虎牙,甜得能掐出蜜来。


佛爷这才不再追究,任由齐铁嘴拽着自己,安生地坐了回去。


齐铁嘴松了口气,这才叫伴君如伴虎啊~幸好我机灵~想着又朝佛爷靠了靠。


 


一开始齐铁嘴下斗确实不会跟别人拉拉扯扯,要命的是,碰上张大佛爷这样专门往大凶处去的,齐铁嘴心里七上八下的,连路都有点走不稳。


佛爷眼看着齐铁嘴越往墓深处去脸越白,问了句,你是不是害怕?


那个时候大家不熟,齐铁嘴只能摇了摇头,佛爷也不好追问。直到佛爷抠开了一个机关,墓门咯咯吱吱地响了起来,齐铁嘴终于忍不住抓着佛爷的胳膊喊了出来。


佛爷扭头看着齐铁嘴,正碰上齐铁嘴抬头看着他,眼里都有泪花了。


佛爷心里咯噔一下,比墓里机关的声音都大。


你放心,我会护你周全。


齐铁嘴点了点头。


 


齐铁嘴起初是真的害怕,又怕被人看轻,佛爷却由着他拉着自己也不恼,这之后下墓就干脆让齐铁嘴紧跟着自己,纵是没有危险,齐铁嘴也躲在佛爷背后,佛爷有时也嘲笑他几句,可他是什么样七窍玲珑心的人,看着佛爷的眼睛就知道他是真嘲讽还是假玩笑,索性顺着佛爷的话往下说,一来二去,他们才热络起来,每日去请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


 


孩子有了动静之后,齐铁嘴的肚子日渐大了,活动也越来越不方便。


一天夜里,佛爷伸手摸过去,却只摸到了腿,他睁开眼看见齐铁嘴正靠着床头看着他,他皱了皱眉。


你儿子蹬得我睡不成。齐铁嘴轻声说。


佛爷微笑了下,也坐了起来,说不定是女儿。


那她力气也太大了。


佛爷搂着八爷靠着自己,摸着他的肚子,乖伢子,让你爸爸好好睡。


 


这孩子能进张家族谱吗?


我都不在张家族谱里,佛爷笑了下,从我爹那儿就被削籍了,不用跟着我,你不是说了这是你的孩子,跟你就行。


齐铁嘴瞪大了眼睛看着佛爷,佛爷说,张家人那么多,还怕没人延续香火吗?你们家可就你一个。怎么?你不愿意?


真,真的?


佛爷皱了皱眉,难道他姓齐就不认我了?


齐铁嘴笑了出来,他可不敢。


佛爷抬了抬眉毛笑了下,齐铁嘴靠着佛爷的肩膀闭上了眼,随着佛爷的轻拍,慢慢进入梦乡。



评论

热度(236)

  1. silverhypnosis发丘校尉 转载了此文字
    1.“我身上怎么可能带钱。”明长官的钱包里钞票不多,给小明钱还要看秘书兼老婆脸色。张布防官连钱包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