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壳子

【一八】九门沟

专注吃糖:

日常小甜饼。严重ooc。私设遍地。现代AU。村花八、司机张。送给@lffhyde姑娘。谢谢你的点梗。然而没有嘿嘿嘿。我是个严肃的儿童文学码字员……(๑‾ ꇴ ‾๑)中秋节快乐~


九门沟村的村委书记狠狠抽了口烟。办公室向下望去是一行刚漆好的红字,“崇尚科学,抵制迷信,移风易俗,破除陋习,倡导文明新风”。旁边的墙上是“夫妻和睦家道兴旺,兄弟和睦源远流长”。
眼瞅着第一条标语是做不到了。至少他们村村花还在九门沟一天,迷信就抵制不了。
村花姓齐,外号铁嘴。小时候谁欺负他他咬谁,逮住就不松开,松开必见血。大家热情的送了这个发自肺腑的名字。
当年九门沟联合附近几个村搞了个选美比赛。好巧不巧他们村几个姑娘坐的大巴半路坏道上了,赶不及。村委会当时不知道谁出的馊主意,非叫几个大小伙子扮成姑娘的样子上去充人头。
在一片胸肌与肱二头肌中,最瘦的齐铁嘴同志获得高票,莫名其妙的成了村花。
村花也是有些真本事。谁家小孩惊了心、谁家老人失了魂,都要去找村花烧张符压压。村干部想要去给村民做工作,可人家家里该去医院去医院,一点不耽误治疗。就是去完医院必须要再找一趟齐铁嘴,才能安心。
据说他师承崂山观某真人。抓妖收鬼摸骨测字样样来得,除了没算出村花俩字会落在自己头上。
还有就是自己找了个男娃当爱人。

他爱人主营拖拉机厂。国家政策给补贴,他家的拖拉机销量不错,小伙子是十里八村姑娘们的梦中情人。大老远看见他,脸都会红。
可惜这人最后不仅内部消化在同村,还内部消化在同性。
多少大姑娘小妹子知道了以后捶胸顿足。张启山,王八蛋,你还老娘的青春和过年送给你家的白面包子。

当年俩人据说是因为同路去了趟省城,最后才搞在一起。这让大家不禁对那段两个钟头的路程产生了怀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能让两个男娃确认关系?
莫非是下半身的亲密接触?
有不开眼的的问到齐铁嘴头上,齐铁嘴翻了个白眼不想吭声。这帮人简直太流氓。俩钟头不管发生什么下半身接触,都叫危险驾驶好伐。扣十二分拘役还要罚款哒。

那时是中秋节当天。齐铁嘴着急上省城去给自家妹子置办些漂亮衣服。张启山也赶着去省城给厂里的职工买月饼。俩人一合计,齐铁嘴就坐上了副驾驶。

面对暗恋多年的男村花,张厂长兼司机简直说不出话来。他一直以为,自己没找对象是还没遇到合适的。可每一次相亲,脑袋里总要不由自主的想起齐铁嘴的脸。
这个姑娘笑的没齐铁嘴甜,那个姑娘长得没齐铁嘴高,所有姑娘都没有齐铁嘴近视的厉害……
张厂长连跑了五个城市,十六个三甲医院,骚扰了无数大夫。终于确定,这不是病。
是爱情。
后来又跟家里好说歹说墨迹了两年,做通家里的工作。让他爹明白自己儿子不是被黄大仙附体,只是不爱女人。但是光他爹明白了没有用,自己梦中情人还傻呵呵的四处撩小姑娘呢。

齐村花也没想撩。
谁叫他一个男娃生的那么一副好面相,白白净净的好像电视明星一样。自己又承包了几亩鱼塘。明年什么大卖,后年什么走俏,一算一个准。买卖只赚不赔,越做越大。简直是一个成功的高富帅形象。
所以说,无形撩女,最为致命。
后来齐铁嘴还想去考个驾照,打算自己开车来回跑生意。结果被张启山给劝住了。废话,要是村花真自己来回跑,他张启山还玩个屁啊。岂不是要连最后一些独处的时间都拱手推出去。

当时一起去省城的张启山手心出汗额头发烫,脑子里灵光一闪,打破尴尬,“你……你饿了吗?后座有苹果。”
村花身后在后面摸了摸,果然摸着个塑料袋。提过来一看,是一袋洗干净了的烟台大苹果。他哗哗啦啦的解开袋子,吭哧就是一口。充沛的果汁粘在嘴唇上,亮晶晶的。看着让人特别有食欲。
张启山诚实的咽了口口水。
齐铁嘴以为他也想吃,拿着自己咬了一口的苹果就凑到张启山跟前。多年老司机激动的把直线生生开成S路。
这说明什么?!
同志们,这就叫间接接吻啊!
四舍五入约等于洞房。
正当老司机要把S线开成中国结的时候,眼前的苹果又缩了回去。
“这个我咬过啦。再给你换一个。”
换个屁。张启山果断靠边踩下刹车,攥住齐铁嘴的手腕,在那块咬痕上狠狠啃了一口。
“我就喜欢你咬过的苹果。”
“喜欢我咬过的苹果?”齐铁嘴歪了歪头,“这是什么毛病。那我咬过的月饼呐?”
“喜欢。”

“我说过的话呐?”
“喜欢。”

“我走过的路呐?”
“喜欢。”

“我呐?”
“喜欢。”

“嗯。我也喜欢。”

然后就难的看到张启山脸红了。
路边查违章的警察同志看那辆车歪歪斜斜的开了过来,接着就在马路边停下了好一会儿。心说这必须是酒驾啊,不是我姓倒着写。
他上去敲了敲窗户,敬了个礼,看张启山从脑门红到脖子,特别严肃的要求司机吹一下酒精测试仪。又不死心的要求旁边嗑苹果嗑的㖉㖉嚓嚓的副驾驶也吹一下。
然后痛心疾首,感叹自己为什么不姓王。

被尽职尽责的交警叔叔打断了一下,张启山也没恼。呲着一嘴大白牙,拉着新任男朋友去省城。除了早就订下的月饼,顺手又买了大红色床上四件套、大红色碗盘一百组、大红色鞭炮两千响。还附赠一个大红色的自己。
他爹还以为自己儿子出一趟门就色盲了。

等许多年后的一个中秋节,这些终于派上用场。张厂长正式转正,成为村花一辈子的私人司机。来喝喜酒的村委书记想了想办公室窗口正对着的那两条标语。第一条有张厂长的加持,怕是有生之年都没指望。
幸好“夫妻和睦家道兴旺,兄弟和睦源远流长”还是指日可待的。

评论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