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壳子

【一八】张总的装修经历

甜甜的吱吱:

【代发】作者——room4



整日沉迷开会
今天终于有脑洞了(。


张总在市中心买了套房子。
200平,带阁楼,落地窗俯瞰众生。
张总一口气付完全款,开着发骚的紫色跑车到了楼盘门口,牛逼哄哄地对售楼小姐说,把钥匙给我,我要开始装修了!
售楼小姐狗腿地给金主递上钥匙,26楼的。
张总转着钥匙圈,踩着小皮鞋噔噔噔走进电梯,满意地看着自己离电梯不远的豪华户型。
一看就是付全款的房子,跟对门的穷酸包配房门根本不一样。
张总把钥匙插进房门里,艰难地转开了锁。
该上油了。
张总用力抽回钥匙,拿出手机给张秘书打电话。
日山啊,我买了套房子,要装修了,你赶紧给我找人!
电话另一边还忙于张总和小齐的婚礼事宜的张秘书一脸懵逼,他放下手机,深呼吸了一下,重新把手机放到了自己耳边。
你说啥?
什么说啥呢?你耳背啊?我买了套新房子!
张秘书想起出差的小齐前两天神神秘秘藏着钥匙的样子,心头一惊。
套上戒指的堂嫂跑了?分居是夫妻间感情消退的一大表现啊。
张秘书正想着要不要和张总汇报堂嫂动向,电话另一头的张总已经开始对自己未来生活进行了美好的畅想。
玄关鞋柜,夺目的,搞个红木。
电视背景墙,奢华的,搞个汉白玉。
厨房瓷砖,低调的,搞个整块天然大理石。
主卧大床,实用的,搞个3米公主床。
妈的,张秘书在电话另一头痛苦捂脸,哥你别说了,我都有画面感了。
张总沾沾自喜。
我怎么这么有艺术细胞。我怎么这么有表达天赋。
有生之年没见过这么混搭又清新的装修设计,我都要被自己的才华折服了。
张总一抹头发,大手一挥,招呼了下去。
你给我落实了!
张秘书抹了把眼泪说,好。
张秘书请了全市最好的木匠,手工给红木鞋柜雕上了双龙戏珠。张总亲自跑到石厂,挑了块最大最润的汉白玉。尹小姐引荐了一位专门手工制作豪华公主床的老师。
三天三夜,夜以继日。
整幢楼盘里都是锯木头雕白玉和深夜撮咖啡的声音。
第四天天一亮,师傅们都迫不及待夺门而出,恨不能从此退出江湖。
张秘书拉开了明黄色的窗帘。露出了深蓝色的壁纸,初升的旭日从巨大的雕花玻璃窗中照射进来,在壁纸的反衬下加强了视觉效果,通过窗帘直直反射进他的眼睛里。
一瞬间,张秘书觉得晶状体发烫。
他连忙闭上眼睛,转过头问一脸决胜千里之外的张总。
哥,你买这房子干啥啊?
娶老婆。
张秘书沉默了,想象了一下张总和小齐在出生的朝阳下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样子,觉得非常的辣眼睛。
他估计了一下见到新房的小齐的表情,觉得张总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可能即将夭折了。
我的堂嫂可能因为我堂哥低下的品位而和他分手,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张秘书控制了一下自己想要扒一扒的冲动,环顾了房间的配色,决定从小处入手,看着张总很诚挚地对他提出了自己的小建议。
哥,我觉得,要不你把窗帘换一下吧?
张总对堂弟的建议嗤之以鼻。
你懂什么,这叫艺术!
哦。
张秘书决定闭嘴。
艺术。
就在张秘书想撬开张总的脑壳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翻倒的梅杜萨之筏的时候,房门传来了开锁的声音,脚步声越来越近。
正在张总想要冲出去怒斥无礼的闯入者的时候,对方在厨房门口停住了。
卧槽。
张秘书突然想起了张总亲自设计的仿佛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电视背景墙一般的厨房,不知道是心疼对方的眼睛好,还是杀死对方灭口好。
他踌躇着走到了餐厅门口,看到对方站在厨房门口不住地抖着肩膀。
不至于丑哭了吧?你都还没看里面呢?
对方捂着嘴,发出一声可怜兮兮地呜咽,张秘书尴尬地走上前扳过他的身子,拍拍他的肩试图安慰一下,但这一切都被对方的脸打断了。
卧槽。
张秘书僵在原地,看着自家堂嫂抽搐肩膀拼命忍笑的样子。
小齐泛着泪光的眼睛瞟了一眼安静如鸡的张秘书,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发声器官爆发出了一阵高昂的笑声。
在客厅听到噪音的张总不耐烦地探出头来。
日山你怎么处理个事这……
卧槽。
张总迅速把头缩了回去,贴在深蓝色的墙壁上,试图将自己骚粉色的西装隐藏在一片茫茫星空中。
耳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张总的心砰砰直跳。
终于,小齐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捏紧了他的肩胛骨,使得他不得不抬头直面自己笑到癫狂的爱人。
哈哈哈哈哈哈张启山你他妈这混搭哈哈哈哈哈哈有毒啊哈哈哈哈哈哈你几岁啦又不是玩橡皮泥哈哈哈哈哈哈
张总羞愧地低下了头,试图为自己辩解。
我这是中国风搭简欧再加上今年流行的撞色。
小齐一听,更是笑到不能自理。
你混搭就混搭啊,干嘛还把我家给混搭了啊?你在自己家不能搞啊?
不是……
张总刚想解释,突然抓住了文中的重点,他握紧了小齐的手,难以置信地问。
你家?!
小齐点点头,脸上还残留着笑意。
对啊,我家啊,我一个星期前刚付的首付,今天来验房啊。
张总不相信,非要小齐拿出钥匙。
不可能,我明明三天前才付了全款,没道理会错的。
小齐看着认真投入地比对着两把钥匙的张总,笑眯了眼,从他手里拿过钥匙,平放在梨花木的桌子上。
哝,一个是01,一个是07,刚好是对门啊!
张总惊恐地倒退了两步,冲出门去闯进了对面的户型。
200平。小阁楼。落地窗。
张总倒抽一口凉气。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张秘书看着呆呆站在走廊里找不回自己的艺术感的张总,终于忍不住替他开口。
齐老师,你买房子干什么啊?
小齐一听,低了头羞赧一笑,圆溜溜的大眼睛不好意思地瞥了一眼呆滞的张总。
要在一起的话,总要有套房子吧?
这句话仿佛是给漏电的张总来了个十万伏特,他浑身一个激灵,回过神看着小齐双颊羞红,双目含情的样子,心都要化了。
他走过来,拨开张秘书,握住小齐的手。
两套,咱们轮流住。


被拨开的张秘书感受着飒飒的高楼风,觉得身冷心更冷。

评论

热度(210)

  1. 我是念慈君ROOM4 转载了此文字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我就说🔑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