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壳子

【一八】【短完】当你在拜月途中得到了一只兔子你要怎么办

沈跃进:

**ooc预警 ,小仙女们中秋快乐呀~


1.


 


月上中天。


 


管家来说,院子里已经摆得了香案,祭好了果粮,只等佛爷下去领着府里上上下下的人拜月了。


 


张启山揉了揉脖子。


 


虽然于鬼神之事一概不信,但是拜月这样的事情,年年必然是不会落下的。


 


他跟着管家下楼,院子里果然已经置好桌案,蜡烛也已经点起来,发出点微微弱弱的光。因为是过节,人人脸上都洋溢开喜气。


 


他领着众人跪下。


 


月色冷冷清清,月光摇摇摆摆。


 


“哐当——”


 


张启山抬起头,眼前突然多了个人。


 


周围巡逻的兵士纷纷掏出枪,指向这位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肩膀上挂着半串葡萄,揉揉摔疼的屁股,满地摸他的眼镜。


 


“那个,您好啊。”圆乎乎眼镜的不速之客先生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冲张启山拱手,“中秋快乐中秋快乐。”


 


2.


 


突然出现的这位,叫做齐铁嘴,据他自己说,是只在职的正经月兔。


 


“您不信?”齐玉兔拽着张启山的手,“我真的是个兔子。”


 


张启山看着这位白生生的脸湿漉漉的眼,反驳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您别不信啊,虽然我没带证件,但我真是兔子,我是个兔子。”


 


小兔子看着文弱,劲儿还挺大。


 


老张被圈着胳膊晃来晃去,晃得头晕眼花。


 


“我信我信。”张大佛爷捂着齐铁嘴的嘴巴,“我信你是只兔子,你别喊那么大声。”


 


“还有,你耳朵露出来了。”


 


3.


 


齐铁嘴按住自己的长耳朵。


 


那耳朵从两边被按住,把齐公子的头发压得软趴趴。


 


张启山没忍住,薅了一把兔毛。


 


“对了,”齐先生按了半天,耳朵终于消下去,“你为什么不让我喊我是兔子啊?”


 


张启山盯着他看,不说话。


 


年轻人你一定不知道我们这儿兔子就是说的小断袖吧科科。


 


月色很好。


 


气氛尴尬。


 


张先生咳嗽一声,并不回答,“那你为什么刚才耳朵露出来啊?”


 


“因为你长得好看。”齐铁嘴理直气壮。


 


“啊?”抿嘴,忍住,“虽然.......但是你这么说,我还是会不好意思的。”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齐兔子拍一拍张启山的肩膀,“这就和孔雀会开屏是一个道理。”


 


4.


 


张启山领着齐铁嘴出门。


 


齐玉兔先生从没体验过人间的中秋,见什么都觉得新奇。虽然世道不太平,但是过节的氛围仍旧浓厚。齐先生沿着街边的摊子一路从头吃到尾,肚子撑得滚圆。突的闻到一阵子香气从巷口的一家店传出来,拽着张启山的袖子问他,“那是什么呀,好香啊。”


 


张启山眯着眼睛,照着招牌上的名字念——“麻,辣,兔,头。”


 


齐铁嘴脖子一紧。


 


路边上有猜灯谜的活动,张大佛爷连猜了五六个灯笼摊也没中,齐铁嘴随便猜了一个,居然中了,得了盏兔子灯。


 


齐兔仙得意洋洋的看张启山一眼,拽着兔子灯满街乱窜。


 


河边有人在放河灯。


 


齐铁嘴觉着新奇,问张启山,“那是干什么呀?”


 


“放河灯。”


 


“河灯?”


 


“据说中秋节的时候放河灯,就能把对亲人好友的思念传给他。”


 


“这样啊。”兔子先生若有所思。


 


河边的人快散尽的时候,张启山找到了齐铁嘴。


 


齐先生拿着盏莲花河灯,一把塞进张启山怀里。


 


“给我的?”


 


点头。


 


“给我这个干嘛?”


 


齐先生一本正经,“怕我以后想你,提前先把河灯给你。”


 


5.


 


夜色深了。


 


张启山背着齐铁嘴,兔子先生醉了,嘟嘟囔囔的说醉话。


 


一会儿又说他府上的葡萄不好吃,酸,没有一点儿拜神的诚意,一会儿又说长沙的点心好吃,以后要常来,一会儿又说,自己算命算的准,算出张启山最近要走桃花运。


 


那垂着的手上捏着河灯,晃来晃去,刺的张启山手背痒痒的。


 


6.


 


张启山把齐铁嘴放在床上。


 


他的脸很红,嘴巴泛着水光,看着很漂亮。


 


张先生暗自咽了咽口水,急急忙忙的去洗澡。


 


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觉得冷。


 


张启山睁开眼,齐铁嘴腿上裹了层层叠叠的被子,估计他的被子就是被齐铁嘴抢了过去。然而齐先生膝盖往上一点儿被子也没有,这还不算,衣衫大敞,不怕冷的样子。


 


张先生盯着齐铁嘴看了半天,小心翼翼的把被子挪出来,给齐铁嘴盖好。


 


玉兔先生嘟囔了一句什么,翻了个身。


 


那句话不像是长沙的口音,有些像吴语。


 


“哎呀, 侬哪能诶思伐记得吾呀?”*


 


7.


 


太阳升起来。


 


初秋的空气有点冷,张启山迷迷蒙蒙的醒过来。


 


旁边空落落的。


 


齐铁嘴果然已经不在了。


 


床边的柜子上,是一盏小小的莲花河灯。


 


8.


 


门铃响了。


 


兔子先生可怜巴巴的垂着耳朵蹲在门口。


 


“咳,你怎么了?”


 


“我被开除了。”


 


“因为昨天的事儿?”


 


“嗯......”


 


老张捂住嘴,提醒自己要喜不形于色。


 


“所以那你.....”


 


话没说完,就被齐铁嘴生生打断:


 


齐·前任在职玉兔·铁嘴先生站起来,扶正倚在墙边的旗子。


 


“佛爷。”


 


“啊?”


 


“所以你要算命吗?”


 


“啊?”


 


“不准不要钱。”


 


end


* “你怎么还是不记得我呀?  ”感谢金子!


 


 

评论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