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壳子

【一发完】他不是她

莫沉:

反性转,反性转,反性转。


介意慎入


瞎鸡巴写


不撕逼,不引战。



今晚的张府,注定是个不消停的张府。


因为,齐八爷到现在还没回家。



佛爷刚进屋里,披风还没放下,管家就急急忙忙跑过来告诉佛爷,“八爷自从上午出门去算卦就再也没回来!”


然后就看到佛爷眉头皱的死紧,眼神跟刀子似的狠狠戳向管家:“你怎么不早说?!副官,传令下去,找八爷!”


管家也是见过世面的,佛爷的眼刀不说免疫也快了,不紧不慢的补充道:“是八爷说不用急,他出门给人算卦,今晚肯定会晚归的……”



结果管家话音未落……有一个娇俏的姑娘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嘴里还念叨着:“佛爷!!佛爷!!出大事了!!大凶啊!!”


只见来人穿着有些宽大的长衫,却显得身段更加玲珑,也是带着一副呆呆的圆框眼镜,齐耳短发,还翘着一撮呆毛。


看着像是老八的妹妹,当然如果齐铁嘴真的有妹妹的话…


副官有点懵:“八……八爷???”


倒是张启山不动声色,一言不发,只是死死的盯住这个莫名其妙出来的姑娘。


“佛爷!!你可要帮帮我啊!!我出门遇上了大麻烦!!”姑娘轻车熟路的抱住佛爷的胳膊,胸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摩擦着…


确实是“大胸”啊,张启山不置可否的想着,顺便给副官和管家个眼色,让他们退出去。


“佛爷!!你怎么不理我?你不问问我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嘛?”姑娘有些生气,娇嗔道。


“你说。”张启山悄悄的把手抽了出来,想离“大胸”远点。


“我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出门给人算卦顺便看看风水,本来一切都好好的,结果……”姑娘看起来好像害羞了,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嗯…咋了?你接着说。”张启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我…我…阴气入体……就变成了个娘们!”姑娘破罐子破摔道。


“……所以?可有解决办法?”


“……这就要看佛爷的了……我现在可是能给佛爷生孩子了。”姑娘满脸雀跃。


可是张启山像是确认了什么,干脆利落的甩开了姑娘的手,说“抱歉,我他娘的对女的硬不起来。”


姑娘委委屈屈的皱着眉头,眼泪汪汪的问:“你不是最爱我了嘛?为什么还会介意我是男是女?”


佛爷翻了个白眼,无奈道:“可你不是他,不过要是他当初真是个姑娘,我俩估计这辈子都不成了。”


“为什么?!!”姑娘尖叫道。


“你见过谁家算命的传女不传男?不是奇门八算的齐八爷能配的上我张启山?”


“可是我真的是他啊,佛爷!我只是出了意外,我知道你的所有习惯,生活上的,军务上的,床上的…不信你试试?”姑娘似乎意识到了失态,可是却再也捡不起奇门八算的气势了。


倒是佛爷似乎是来了兴趣,一开口就是黄腔:“我喜欢用老八射出来的当润滑,艹他,你怎么试?”


不过没等这姑娘再开口,周围的景色却开始模糊,然后就是噼里啪啦的碎掉了。



“佛爷!你没事吧!”齐八爷手里攥着几张黄符,狠狠拍向了那个姑娘,“东起泰山雷,南起衡山雷,西起华山雷,北起恒山雷,中起嵩山雷,五雷轰顶!”


然后那个姑娘伴随着轰鸣雷声尖叫着消失了。



“老八!”佛爷赶紧跑过去接住了脱力的齐八爷,齐八爷窝在张启山的怀里有气无力的骂道:“你不是命里三味真火吗??怎么还能招这种东西?!”



佛爷不说话,只是干脆的摸向了八爷的下面,顺手揉了揉,感慨道“他娘的,吓死老子了,幸好它还在!”







“滚!”













【番外】


“佛爷,我错了……”


“??咋了???”


“那玩意不是你招来的……”


“是你。”


“嗯…”


“你又背着我胡思乱想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也没啥,我这辈子注定仙人独行,没牵没挂…可…”


“放屁!!我就是你的牵挂!”


“是是是…你是我的牵挂,你别打岔!听我说完…”


“不用说了,没你,我也不会有孩子!我就对你能硬起来!”



“…佛爷你又耍流氓…”






《异兽志》
古有一妖,唯雌,食人执念,善变幻,惑人心智,喜食男子精气,惧雷。遇雷而灰飞烟灭。














写的好辣鸡,并未表现出我心中所想之千分之一,但是,大家见谅吧……(鞠躬。

评论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