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壳子

【一八】齐家人的养孩子方式

ROOM4:

警告:神经病系列!神经病系列!神经病系列!佛爷变小!心机小哭包佛!黏糊糊的谈恋爱互相宠!


脑洞来自:AA的S02E07




本文是


【一八】张家人的谈恋爱方式


【一八】张家人的凑嫁妆方式


【一八】张家人的吃夜宵方式


【一八】张家人的挑媳妇方式


系列的第五篇文章




这篇文章送给  @林都.   和     @墨荷    两位沙发小天使!你们是怎么做到这么快抢到沙发的?lof艾特不到,就打你们的主页啦w








张大佛爷变小了。


字面意义上的变小了。


青春期的佛爷穿着小满的套衫,坐在沙发上,一边抖脚一边不爽地看着八爷给九爷斟茶。


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青春期的张启山只能在自己词语匮乏的脑子里翻出这两个词,大剌剌地写在八爷和九爷之间。


嘭。


佛爷一下子没控制好力度,一脚踹在了茶几上。


那个锥心的疼哦。


佛爷鼓着嘴,白了没反应过来的八爷一眼,一瘸一拐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八爷慌慌张张从沙发上爬起来,跑到小张启山身边搂着他的肩膀问。


佛爷,你怎么了?


小张启山努力做出一副愤怒的样子,小狼崽一样瞪着八爷,眼圈却红红的,开了口也是一股哭腔。


他指着九爷说,你只跟他说话,你不爱我了!


八爷哭笑不得,双膝跪在小张启山面前,揽着他幼嫩的肩膀。


佛爷,我是在问小九帮你长大的办法啊!


小张启山一听,抓住了文中的重点,又指着九爷说。


你就叫他小九,都不叫我小佛。


佛你个蛋啊佛。


坐在一旁的九爷气得打跌,想一皮带抽到吃错药了的小张启山头上。


你他妈真有脸啊还叫小佛,你怎么不叫小爷呢你?


被爱情迷了眼的八爷百依百顺地点点头,揉揉小张启山的脑袋,软声哄着。


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先去午睡好不好?


小张启山摇摇头,心说你就坑我吧,我就算睡了变回来还不是矮你一头。


于是他抱紧了八爷的腰,八爪鱼一样地缠在他身上。


我要跟你们共商要事。


八爷无奈地同意,那好,那你不许捣乱。


小张启山乖乖点头,牵着八爷的手并排坐在大沙发上。


九爷深吸一口气,没理小张启山往自己身上扎的眼刀。


没事,他宽慰自己,小孩子不懂事。


聊着聊着,小张启山扯了扯八爷的袖子,指着他的大腿说,我要坐你腿上。


八爷愣了一下,看着对面九爷青黑的脸色,犹豫要不要答应小张启山的要求。


我要坐你腿上。


小张启山又重复了一句,舌头没捋直,鼻音也重得很。


八爷低头一看,这倒霉孩子鼻头都红了,眼泪汪汪手脚并用地往自己怀里爬。


八爷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双手环过小张启山的腋下把他抱到自己怀里低声哄着。


小张启山饕足地搂着八爷香香的脖子,鼻涕眼泪全擦在八爷长褂的领口上,转过头瞪了默默喝茶的九爷一眼。


九爷不寒而栗,突如其来的一股寒气吓得他差点没端住茶杯。


嬢希匹,小孩子成精了啊。


九爷忙不迭拱拱手,跟八爷告了辞,领结都来不及摆正就跑出了张府。


目送着九爷逃命一样的离开,八爷低下头很严肃地问小张启山。


你刚刚是不是瞪九爷了?


小张启山脸一红,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


咩有。


八爷眉头紧锁,双手捧起小张启山软软的脸蛋,小孩子不要骗人。


小张启山盯着八爷近在咫尺的脸和扑扇扑扇的睫毛,脸更红了,委委屈屈地说,可你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要你给别人看。


小孩子脆生生的嗓音吹皱了八爷心里的一池春水,一颗心好像被捧到了云端。他没能憋住脸上的笑,眉眼弯弯叮嘱小张启山。


我是你一个人的,别人看也看不走啊,下次不许这样了,知道了吗?


知道了,小张启山把肉乎乎的腮帮子贴到八爷的脸侧,闷闷地回答,那我们要做个约定的。


八爷拍拍小张启山的后脑勺,问,什么约定?


你亲我一口。


小张启山撑起身子,很认真地盯着八爷的眼睛。


你亲我一口,我就一直记得的。


八爷的额头同小张启山的额头碰到一起,鼻尖蹭着鼻尖,好啊,那我亲亲你的酒窝好不好?


小张启山红着脸点点头。


啵。


 


 


八爷吩咐佛爷要每天练字。


他戳着小张启山的腮帮子,愤愤地说,字是一个人的脸面,你看你写得跟狗爬似的,要不要脸了?


小张启山被八爷一顿说教,垮了脸,下令副官买了两本字帖回来。


可是佛爷一点都不想练字。


他坐在真皮座椅上,手上蘸满墨水的毛笔跃跃欲试,一大团墨水滴到了宣纸上,污了白白净净的纸面。


张副官难得看到自己堂兄吃瘪的样子,忍不住调侃起来。


哈哈,佛爷,你现在真跟你小时候练字一个样,连笔都拿不牢!


小张启山气急,就在真皮座椅上站了起来,在摆满了公文的办公桌上一股脑地乱画,情到浓处两腿往后一蹬,把真皮座椅推开了。


咣当。


小张启山磕着红木的办公桌滚到了地上。


亲眼目睹了这电光火石般的摔跤的张副官一时还反应不过来,趴在地上下巴红肿的小张启山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闻讯赶来的八爷急匆匆奔向不停抽噎的小张启山,把他抱到自己怀里,托起他的下巴左看右看。


怎么了怎么了?


吹着鼻涕泡泡的小张启山打着嗝,指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张副官。


他欺负我!


八爷一听,差点拍案而起。他愤怒地看向张副官。


张副官,你怎么能趁人之危报私仇呢?!你看把佛爷摔的!


张副官心里那个委屈啊,刚想开口解释事情原委,就发现埋在八爷怀里的小佛爷用不怀好意的眼神威胁着自己。


哎呀妈呀,小孩子成精了啊!


张副官吓得赶紧敬了个军礼迈着军步往外走。


八爷扳过小张启山的脑袋,轻轻帮他揉着下巴。


你刚刚是不是冤枉张副官了?


他笑我字写得难看。


笑你你就能冤枉他啦?八爷哭笑不得地点了一下小张启山的额头,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小孩子不能骗人吗?


听了这话,小张启山沉默良久,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八爷,长长的睫毛因为泪水黏成一条一条。


我要是一直变不回来了怎么办?


八爷看着小张启山惶恐的眼神,一时竟无言以对。


我要是变不回来了,当不成长沙的布防官,没有了军衔和权力,就不再是九门的张大佛爷了,怎么办?


老八,我好怕!


八爷紧紧握住小张启山的手,拍着他有些颤抖的后背,贴到他的耳畔,轻轻缓缓地说。


你是张大佛爷,不是因为你是长沙的布防官,不是因为你有军权和钱财。你能当上九门门首,是因为你是张启山,独一无二的张启山。


八爷说着搂紧了压抑自己恐惧的小张启山。


张启山在成为张大佛爷之前,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了。


话音刚落,一道金光从小张启山身上迸发出来,转瞬即逝。


八爷再次睁开眼,自己身上坐的就是赤身裸体的成年张启山。


他低下头,在八爷泛红的耳垂上咬了个浅浅的牙印,低沉的声音在八爷耳边震动。


谢谢你,老八。








fin.


千言万语写不出我想象中的互宠,悲伤

评论

热度(224)

  1. 叽呀叽叽叽wROOM4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