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壳子

【一八】算无遗策(1)

云儿飘荡:

一八大旗扛到底,原著+剧的设定,私设有,原创人物有,不会大虐,放心食用。
强强,总感觉剧里弱化了八爷的本事,明明这么吊的一个人设!
时间线和历史线被吃,考据党请不要抓细节。


1.有人和他抢八爷
长沙城里,有一位神算子,平日里经常出街摆摊算卦,人称齐铁嘴,但是却已经失踪了半月有余,饶是布防官张大佛爷出手,都没给找出来。齐家府上的小厮也只是一句“八爷说了,仙人独行,四海为家,天为被地为庐,归期未定。”遍再也不开口吐露半个字。
这一日,张启山在书房办公,一旁的尹新月吃着橘子,百无聊赖地晃了晃腕子上的二响环,伸了个懒腰,吵着嚷着无聊死了,要出去玩,直吵得他脑仁儿疼。以前老八在他身旁神神叨叨念个不停他都不觉得吵闹,如今也不知道怎么了,耐性越发差了。
“佛爷!”副官风风火火从外面跑进来,神色紧张道:“佛爷,八爷回来啦。”
“人呢?”张启山丢下手里的笔,霍的站了起来。
没等张副官回话,张启山已经拿上大衣出了门,副官看了眼房里皱着眉头的尹新月,转身赶紧跟了上去。自从这个女人进了张家,八爷就很少来了,后来倒好,干脆失踪了,佛爷的脾气一下子暴躁起来,整个府上气压都低的吓人,他战战兢兢了半个多月,这下齐八爷回来了,他也终于能松口气,不用忍受佛爷的低气压了吧。
驱车赶往齐府,张副官前去敲门,连敲三下也没见人开门,只听门房扯着嗓子喊道:“去去去,八爷刚回府就来求卦,懂不懂礼数!”
“是我!”张启山不耐烦道。半个月不见,架子倒是涨了不少,今天他非要让这个算命的给他好好解释解释,究竟去了哪儿。
“哎呦,原来是佛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门房听了是张启山的声音,连忙开了个缝出来,拱手作了个揖,面露难色,“若是往日,我们哪儿敢拦您呐,只是我们爷已经吩咐了,今儿不见客,要不,您改日再来?”
齐铁嘴虽然平日里像个软柿子,又胆小又怕事,却到底是世家出身,府上的下人们又哪里会是寻常的下人,就算他张启山是九门之首,他们也只听从八爷一人吩咐,见了张大佛爷,又是赔罪又是哈腰,眼底却不卑不亢,把两位军爷拦了个结结实实,死也不让进门。
张副官见了这幅情形,又考虑到八爷与他们家佛爷平日的交情,总不好随意就动手,本想请示一下,却见张启山黑着脸,一把推开了这个门房,也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一脚踹开齐府大门就往里进。
“你们家八爷呢?”张副官随手揪了个端着果盘的小厮问道。
“八……八爷……”这小厮怕是第一次见张启山二人,对这破门而入的两人哆哆嗦嗦说不出话。
也没等他说出他们家主人的下落,就听到里屋传出来的说笑声,分明就是张启山寻了许久的齐铁嘴。
他叫上副官揪着小厮一起往里头走,说笑声逐渐明晰了起来,那声音脆生生如银铃,甜腻腻如花蜜,分明是个姑娘在与齐铁嘴聊地火热。
门被嘭地一声踢开,只见一个红衣服的小姑娘,与齐铁嘴喝着茶吃着瓜子,也不知在笑什么,见了张启山进来也不害怕,抓着齐铁嘴要给她剥瓜子吃。
张启山见到齐铁嘴,心情却完全没有好起来,手扶着门框,像是要生生捏碎一样。张副官见了心道不好,他们家佛爷要发飙。
“佛爷,怎么亲自来了,您有事儿找我商量,差个下人来知会一声就好。”齐铁嘴看到张启山,放下茶盏,恭恭敬敬拱了手,又道,“老八看您和嫂夫人浓情蜜意不敢打扰,出门云游一番,未曾向您禀报,在这里给您赔罪了。”
“晚上来吃饭。”张启山看着齐铁嘴,很是恼火自己在北平惹来的那个麻烦,憋了半天要解释自己并不中意于尹新月,却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又怕齐铁嘴再拿这个借口来回绝,立马加了句,“有事!”
“好,那齐某就叨扰了。”
张副官看他们两人一来一回,总觉得怪怪的,八爷还是这个八爷,音容相貌一丝未改,怎么就平添了一股子生分劲儿,平日里见他在佛爷面前怂惯了,却忘记了他也是九门中人,齐家当家。既然是一门当家,又怎么会……张副官似乎摸到了什么苗头,都说只有在自己爱的人面前,他才会变得很幼稚,如今,八爷又偏偏在尹新月来了以后消失,分明是吃醋嘛。
张启山丢下这几句话,就逃也似的离开了齐府,那个姑娘一袭红衣,巧笑嫣然,和老八的互动好像一根钢针一般刺进他心里,饶是他身经百战杀敌无数,多重的伤都不放眼里,却还是觉得胸中闷地让他喘不过气。
目送那两个军官出门,那个红衣女孩放下手里的瓜子,在齐铁嘴身上上下扫了几眼,唤了管家去料理刚刚那个露怯的小厮,就将门一关,也不坐下,看着齐铁嘴失魂落魄的样子,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那就是你的心上人?”女孩看他不答,也不气恼,端着果盘又吃起来,“你和我说他快结婚了,看你这样我也不忍,要不我帮你杀了她,给你解恨吧?”
齐铁嘴白了她一眼,自从自己从那个古墓里把眼前这位姑奶奶给放出来,就被她给缠上了,也不知是被这女粽子看中了什么,就赖在他身边死活不肯走。
“你身负奇门八算的绝学,也算我玄门中人,怎的能被那种凡夫俗子给欺负了!”女孩也白了一眼回去,“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哎你等等!”齐铁嘴连忙拽住女孩的衣袖,“尹姑娘千里迢迢从北平来这里,为的不过是嫁个好夫婿,她没做错什么,白白丢了性命多可惜。”
“你在这儿发善心,也不知那个张启山领不领情,不如你以后就跟着我,我保你长长久久,永世太平。”女孩知晓他做的是卜卦算命的行当,家族这么多年这么多世,也不知损了多少阴德,有心帮他化解,作为救了自己的谢礼。
齐铁嘴摇摇头不说话,虽然他确实求的这一生太平安稳,但是没有他张启山,这太平要来何用。
“算了,走吧,路上你再给我说说你们九门,我陪你去张启山那儿吃饭。”

评论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