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壳子

【一八】【短完】如何正确使用一包跳跳糖

沈跃进:

**现代AU,OOC预警8


1.


 


小流氓穿西装打领带,圆框的眼镜,黑乎乎的瞳仁。头发乱七八糟的耷拉着,扣子扣到一半的衬衫露出大片胸膛,胸前还挂了块不伦不类的玉。他站在巷口路灯的阴影里,等张启山走近了就晃悠到他面前去,一只搭上他的肩膀,然后靠在他耳边问他,


 


“朋友,你有跳跳糖吗?”


 


张启山楞了一下,把带来的小姑娘护在身后,认认真真的翻了翻包,正正经经的回答:“没有,不然我给您买一包去?”


 


2.


 


要吴老狗说,院儿里这些孩子,最蔫坏儿和胆子最小的,都是齐铁嘴。


 


说起来都是叫得上名号的教授家里的孩子,一个个的不着四六的非把自个儿当小混混似的惯着,家里人忙活起来顾不上,一个没留神几个人就敢翻墙逃课喝酒把妹,上着课跑出来躲墙根儿抽烟畅谈国际局势,正赶上主任查课,五个人背墙站好,一锅端,一起叫家长。


 


几个小流氓当着家长的面儿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烟是吴老狗从他爸的抽屉里偷得半包剩的,地方是解小九挑的,逃哪节课是张启山定的,看自习的小班长是二月红色诱的.....齐铁嘴,齐铁嘴就出了个人,生的又显小,简直像是被这群小坏蛋给胁迫的!


 


齐铁嘴同学跟着他们打架抽烟喝酒翻墙,可就是天天按时交作业,长得讨巧,莫名就得老师欢心。警告的处分出来,班主任把小齐同学叫过去安慰半天,告诉他观察一个月就能撤销,绝对不影响他期末拿奖学金。


 


“小怂包。”


 


等在办公室门口的张启山见他出来,轻轻哼一声,又去揉他的脑袋。


 


齐铁嘴撇了撇嘴巴,又憋不住笑出来,露出两颗亮晶晶的虎牙。


 


3.


 


院儿里出了名的好孩子齐铁嘴抽烟事件过后,就丧失了搭张启山的车上学的福利。


 


张同学三九天里跨着他拉风的不行的哈雷在院儿门口等了半小时,才终于看见小怂包背个包慢悠悠的走过来,乖乖巧巧的站他对面等他爸的车开过来,期间连个眼神也没敢分给他。


 


小怂包小怂包,真是没叫错。


 


张启山表面不为所动,等齐爹的车开远了才把自个儿车后座上绑的乱七八糟的软乎乎的垫子一把扯下来,就要往地下扔。


 


想了想还是放下来,又乱七八糟的绑上去。


 


小怂包。


 


4.


 


张启山喜欢叫齐铁嘴小怂包。


 


这个历史已经悠久到不可考,据吴老狗说是因为齐铁嘴出生的时候太像一个包子了。这个说法显然不可信,因为他下一秒就拽着张启山的手叮嘱他回东北了也别忘了兄弟,我听说您们那儿红肠挺好吃的?


 


“齐铁嘴这个人怂,怂的很。”张启山把串羊肉的签子往桌上一放,“他哪任女朋友是他自己追的?都靠女孩儿主动!”


 


“是是是,怂怂怂,你少喝点儿吧,醉酒骑车算不算酒驾啊?”


 


“老二......你说.....”他又喝了口酒,“他不敢跟我告白,不是怂......不是怂是什么?”然后又挥着半串腰子自得其乐,“小怂包。齐铁嘴丫是个小怂包。”


 


呸。


 


红先生小半辈子的脸一朝丢尽,恨不得一酒瓶敲昏这位醉酒就变得絮絮叨叨的高冷人设男。


 


“是是是,他怂,你丫跟着喝酒不告白,你不怂,小样儿吧。”


 


5.


 


齐铁嘴打小不爱喝牛奶,说是受不了奶腥味。早晚课间的奶全给了张启山。


 


但也不知道怎么长的,张同学还是没长过齐小八。


 


例行给张启山托付了自己的牛奶之后,齐铁嘴从抽屉里找出包跳跳糖,紫色包装,色彩鲜艳,一看就是学校小超市买的三无产品。


 


“张启山,吃糖吗?”


 


张启山一口气喝完牛奶,把盒子压平投进垃圾桶。


 


“糖?”他伸手接过来,“你幼稚不幼稚?”却还是倒了小半包进嘴里。


 


“感受到了吗?”


 


“什么?”


 


“心跳。”


张启山闭着眼睛感受了下,跳跳糖在舌头尖上麻麻酥酥的跳。


 


“没有。”


 


他老老实实的回答。


 


小齐同学拿过剩下的半包跳跳糖,不说话,小虎牙收起来,慢慢转过身。


 


“啪嗒”


 


顺手带掉了张先生的铅笔盒。


 


6.


 


蠢木头跟小怂包,爱情生活毫无进展。


 


二月红叹口气,想找人去小卖部买包跳跳糖。


 


突然想起来张日山新近同自己收的小徒弟阿四要好,吴老狗发现了学校周围一群流浪狗,每天忙活狗的事情,已经十天半拉月没见人影儿了。


 


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于是串了八个班去找他对象。


 


“丫头,你给我买包跳跳糖吧。”


 


7.


 


爱情生活毫无进展的齐铁嘴参加完表哥婚宴跟解小九他们相约酒吧,立志要不醉不归。张启山在改革的春风面前岿然不动,认认真真的表示晚上要陪学妹买东西。


 


二月红撇了微信群私敲蠢木头,“您以前的女朋友只是看上了您的脸吧?您这样的以前都能有女朋友?”


 


蠢木头回了三个抱拳,“承让承让。”


 


承让你大爷!


 


小怂包其实酒量奇差,运气还不好,真心话大冒险输了一轮又一轮。


 


“这样,”二月红摆摆手,掏出个品味莫名的挂饰,把喝的眼角泛红的小齐同学本来就乱了的头发揉的更乱,“你带着这个去出门左转去巷口朝第一个来的路人说‘朋友你有跳跳糖吗?’”


 


喝了酒很好摆布的小怂包晃晃悠悠的就站起立,玉佩挂饰套了三次才套进脖子里。


 


“朋友,你有跳跳糖吗?”


 


“没有,不然我给您买一包去?”


 


声音....有点耳熟?


 


齐铁嘴抬头去看。


 


“张启山.......怎么是您啊?”


 


8.


 


“那天你问我跳跳糖像不像心跳......”张启山伸手帮齐铁嘴整理好衬衫,“我说不像.....”


 


“跳跳糖在舌尖上的感觉,就像......”


他捧住齐铁嘴的脸,越来越近。


 


“就像我同你接吻。”


 


9.


 


学妹:我的学长们在亲亲的时候我没有避开明天会不会被灭口啊在线等挺急的!


 


end

评论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