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壳子

【一八】【abo】齐八爷的装B历程(十二)【完结】

永远爬墙中:

到这里为止第一部就算是彻底完结啦~


来最后上车打卡,中间也埋了几个伏笔算是给第二部做铺垫,虽然第二部什么时候更新还未知……


不过大家放心,肯定不走电视剧剧情,因为八姑娘一个按着原剧走了,所以这个不会~


敬请期待第二部,【齐八爷的不装B历程】吧!


————————————


  因为三寸钉又一次毁了二月红的兰草园,吴老狗这次特意派人到处搜罗了一堆新鲜兰草苗送去红府。


  这在处于冬季的长沙可是价值千金的玩意。可等他揣着三寸钉来到红府上时,却吃了闭门羹。


  二月红明确表示自己不收,后花园里的兰草园也早已经翻土种别的。


“改种什么了?”三寸钉从吴老狗的袖子里钻出来一脸期待的看着二月红。


“韭菜。”二月红拂袖离开。


“二爷你早说啊!”吴老狗冲着他的背影喊道,“我这就给你去乡下找韭菜苗去!”


  红府的大门‘咣’的一声在吴老狗面前关上,手下看看自家爷被轰出来还一脸高兴地样子,不知道该不该上去劝。


“二爷可真成,韭菜那玩意种后院多味儿啊……”


“爷,咱这兰草怎么办?”


“拿回家给三寸钉啃着玩吧。”吴老狗走向自家的汽车,“诶!不对,还有个地方能送!”


“爷,您送去不会又被轰出来吧?”


“胡说八道什么,念我点儿好。”吴老狗给三寸钉挠挠头,“红府里种韭菜,张府里有驴棚,这二位哥哥的品味还真是不敢恭维……”


  前面的司机想了想自家爷府上那一后院的狗,顿时觉得整个九门品味都有问题。


 


  托吴老狗的福,齐铁嘴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除了喂驴就是照顾这些花草。


  当然,偶尔还会有别的要喂,但那个暂且不提。


  张府后院单独开辟出来的一处花园,有块被篱笆围着的地,篱笆墙不高,反正三寸钉蹦不过去。


  一边哼着歌一边给花浇水,等收拾的差不多齐铁嘴去厨房拿了两根胡萝卜。


  驴鼻子很灵,闻见那股烟草味就知道是自己主子来了。


  看着毛驴开心的吃着胡萝卜,齐铁嘴伸手摸摸它的头。


  当初骑着它来张府时他还是个刚满一岁的小家伙,现在都长大了。


“也该是时候给你找个媳妇了。”齐铁嘴啃着另一根胡萝卜,一人一驴站那咔嚓咔嚓的嚼着。


“这一晃,都这么多年了……”


 


  犹记当年,张大佛爷娶亲那天。


  齐铁嘴到了别墅门口,从驴背上下来,把缰绳交给亲兵后抬头看他曾经来过无数次的房子。


  和之前不同,这次看,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我齐铁嘴,这也算是入豪门了吧……”


  他说完这话身后的小毛驴先叫了一声,用脑袋顶顶齐铁嘴示意他往前走。


  等他上了台阶,小毛驴才愿意乖乖被亲兵拉走。


  这牲畜让齐铁嘴每天好吃好喝待着,又沾了些香火气息,久而久之似乎都有些通人性了。


  进屋这一路也没人领着,齐铁嘴只好往平时常去的书房里走。


  推开书房的大门,迎面有个东西扑了过来。


  他接住后发现是个毛茸茸的物体,掉转过来一看才发现是三寸钉。


  再抬头,九门中的人除了四爷和张启山以外都在。


“恭喜!”除了霍三娘,其余六个大老爷们的声音格外响亮。


  本来是挺喜庆的场景,齐铁嘴这时却丝毫高兴不起来……


  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张启山通知的?既然他们知道自己和张启山结婚,那也就是他们知道……自己这些年一直是装Beta的?


  扭头就想往外跑,吴老狗一把抓住他的肩膀。


“你先把三寸钉还我。”吴老狗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然后再跟我们解释一下你这些年一直瞒着我们的事。”


  本来是大喜的日子,可齐铁嘴却觉得变成了一个批斗大会。


  尤其是平日里跟他比较亲近的吴老狗和解九,看在平时一起打马吊的交情霍三娘偶尔也跟着哼两声。


“老八也太生分了,难不成你和我们说,我们还会对你做什么不成。”霍三娘看了眼身边的齐铁嘴。


“不过仔细想想……”一直没说话的二月红开了口,“老八你就是和佛爷说了吧?”


  齐铁嘴不可置疑的点点头。


“他对你做什么了?”


  再次点头。


“真的!?”这可引起了霍三娘的兴趣,凑近齐铁嘴仔细闻了闻,“可我没闻见佛爷的信息素味啊?”


“那…那是因为还没标记……”齐铁嘴端着杯茶,头低的快跟个鸵鸟似得,感觉自己以后已经没法在九门中立足了,好丢人。


“没标记!!!”


  这句话激起千层浪,连一直坐在远处不想掺和的黑背老六都抬了眼。


“真没想到佛爷这么能忍。”二月红拿起茶杯用喝茶来掩饰嘴角的笑意。


“难不成是张启山…不行吧……”陈皮手里捏着枚铁弹子,边说话边四处寻摸不知道是在找谁。


  二月红还没来得及教育徒弟口无遮拦,霍仙姑就先把话接了过来。


“这话说的有理,总归那张大佛爷可不是一般的Alpha。”


“老八,若真如此的话可苦了你了,你放心,我明天就是找大夫。”解九这话说的一脸认真。


“要不…我给佛爷来点狗肉补补?”吴老狗把三寸钉放到齐铁嘴怀里,希望能这样安慰安慰他。


“想必佛爷对此事也很苦恼吧。”半截李叹了口气,“老六,你怎么看?”


“与我无关。”


  所有人发表完意见后都沉默不语,只剩下抱着三寸钉和茶杯的齐铁嘴,他没想到这句话引出来这么大的误会,但要是开口解释的话恐怕更丢人吧。


  对不起,佛爷,只能让您受苦了。


  


“不过…八爷。”


  陈皮突然喊他吓了他一跳。


“有事?”


“你是Omega,那你这么多年是怎么掩饰的?”


  二月红正要开口说陈皮不敬,但齐铁嘴没那么多规矩,摆摆手示意二爷不用动气。


  事已至此也不用瞒着,“我祖上留有药方,可让Omega掩饰味道并抑制发情。”


“这么管用。”陈皮暗暗思索,“那可否向八爷求得药方?”


“陈皮!”二月红不禁皱眉,“你要药方作甚?”


“街边卖糖糍粑粑家的女儿是Omega。”陈皮说这话时目光躲闪不知道在掩饰什么,“我每次去都引得她放信息素,他爹也愁,就想着要是有药的话……”


  二月红扭头看站在他身后的陈皮,“此话当真?”


“当真。”


  齐铁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开口将话茬接了过来。


“那过两日,你来府上取吧。”


“多谢八爷。”


  陈皮道谢时还是那副板着脸的样子,齐铁嘴倒是大度,他的目的齐铁嘴早已经看透,就当是顺水人情以后说不定有用得上他的地方。


 


  没多久,吉时已到。


  齐铁嘴仙人独行,父母早逝,一个家人都没有。


  九门的其他人在客厅里和他一起等张启山来,其实也就是当做娘家人。


  齐铁嘴不是不知道,所以他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着。


  等着张启山来迎亲。


“各位。”张副官推门进来,一抬手先接住陈皮扔过来的铁弹子,“佛爷马上就到。”


  听到这话霍三娘不知从哪掏出来个红盖头,直接就给齐铁嘴盖上。


“虽然一切从简但该有的还是要有的,齐铁嘴你别掀开。”霍仙姑打掉齐铁嘴的手,冲着还在门口互相较劲的张副官和陈皮说道,“你们俩要不就进来打,把门锁上,张大佛爷要是想进来,那最起码得先过我们这关。”


  张副官刚想告诉霍三娘别那么较真,陈皮下一波的铁弹子就打了过来,他根本无暇顾及。


  这事一旦有人起头,那一时半会儿就很难结束了。


  张大佛爷在自己大喜之日那天,有幸把九门里所有人的功夫都领教各遍。


  还好四爷没来,陈皮那边有张副官分散精力,张启山才得空专心应对二月红。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连老六都掺和进来,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张启山还真有点难对付。当他的刀从张启山身上擦过时,他突然把刀收了回来。


  张启山有些诧异,按说那招他可以躲开,顶多是擦破衣服而已。


  黑背老六将刀收到背后,走回到角落坐下。


“挺好的料子,划破可惜了。”


  他指的是张启山身上的那件红色长衫,和齐铁嘴的红马褂相映成彰。


  吴老狗后悔自己没带着十几条狗来,要不那热闹可比现在好看多了。


  一一过招,无论是文是武张启山全都能接住。


“我真后悔把你们请来……”一旁的张副官整理着和陈皮打架时弄乱的衣服走回来站定,张启山巡视众人,最后将视线投到一直坐在沙发上的齐铁嘴身上。


“我现在可以把媳妇领回家了吧?”


  走过来牵齐铁嘴的手,齐铁嘴趁他蹲下来时偷偷掀起盖头看了他一眼,接着是个露出虎牙的笑容。


  有些狼狈的张启山还给他一个笑容,没想到张大佛爷牙口不错,这大白眼齐铁嘴都觉得晃眼。


 


  酒宴上他们也没饶了张启山,幸好他酒量好,还不至于这么简单就被灌醉。


  可张副官他们这些年轻人就不行了,刚还和陈皮打架,两人都喝多后就开始互相搭着肩膀喊兄弟了。


  送走了其他人,张启山背着齐铁嘴走在回房间的路上。


  过门后新媳妇的脚不能沾地,这是规矩。


“佛爷,都没人了你就把我放下来吧……”齐铁嘴有点不好意思,“我这多沉啊……”


“不沉。”张启山这倒是实话,“我今天很难得看到九门如此团结,过去一起抗敌他们都没这么和谐过。”


“难得今天大家都开心嘛~”齐铁嘴也明白,“喜事当头,自然开心。”


“是啊……”张启山顿了顿,“可惜这不是永远的和平。”


“佛爷。”齐铁嘴感觉到张启山的不安,低下头把下巴放在他的肩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大家都是人啊…佛爷……”


  张启山不语。


“老八求佛爷一件事,如果以后……还望佛爷能念及今日之事,手下留情。”


“老八,你太善良。”


“佛爷是佛,难道不应该更慈悲为怀吗?”


  进了房间把齐铁嘴放到床上,张启山没离开反而按着他的肩膀把他往床上推。


  齐铁嘴一时间被张启山吻得七晕八素,甚至都忘了,他刚才问的那句话,张启山并没有回答。






















来来来排好队上车了~~~


















“所以我跟你说,决定不能找当兵的,当兵的太霸道。”毛驴就像听懂了似得抬头看看他,“就得找个温柔的,软香惜玉多好啊,大老爷们太糙,尤其是东北的……”


“八爷?”


“哎呦妈呀!”


  齐铁嘴吓得手里的胡萝卜都扔了出去,正好落在驴棚里让驴捡起来吃了。


  刚才喊他的亲兵一脸迷茫,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吓死我了,你们当兵的走道都没声啊!”


“我这不是怕打扰您吗。”亲兵赶忙赔笑。


“去去去。”齐铁嘴摆摆手,“别以为我当初帮你赢了赌注又给你说了媳妇你就嘚瑟,少搁这儿嬉皮笑脸的。”


“八爷,您这东北话说的越来越好了。”


“还不是让你们佛爷带的!”提这个齐铁嘴就气不打一出来,“找我干嘛啊?佛爷一早带着队伍出去了没把你捎着?”


“佛爷找您,跟着佛爷的都是一连的,我算警卫团,职责就是保护夫人和宅邸。”


“保护什么?”


  镜片下那双眼睛的目光凌厉且骇人。


“保护八爷和宅邸。”


  齐铁嘴把驴从棚子里拽出来,驴脾气倔,不愿意走他只能使劲拽。


“别光看着过来帮忙啊!”


  亲兵答应了一声和齐铁嘴一起把驴往外拉,这期间齐铁嘴问他。


“佛爷找我什么事?”


“说是长沙站来了辆火车,里面全是死人。”


“什么!”


  齐铁嘴手一松,亲兵一个人没这么大力气被驴拽着撞在驴棚的柱子上。


  手指微微掐算,齐铁嘴在心中暗道不妙。


“鬼车已至,长沙恐有恶鬼啊……”


  张口吆喝了一声,毛驴乖乖的跑出棚子。


  亲兵揉揉被撞疼的鼻子扶齐铁嘴上去,他穿着件暗红色的长衫,揣着手晃晃悠悠的出了张府。


  一如七年前进府时的样子。


  鬼车也好,恶鬼也好,只要张启山需要,无论是什么他都会去。


  因为接下来的七年,十七年,甚至是七十年。


  他齐铁嘴,都要和这位张大佛爷一起走下去……




END

评论

热度(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