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壳子

【一八ABO】若有情深16

也望:

16.




  长沙的天逐渐凉了下来,阴冷的空气能钻到人骨头缝里,齐桓觉得全身的关节都开始咯咯作响。Omega虽然有孕育的能力,但男性的身子始终不适合产子,他骨盆小,生小山的时候险些难产,还是靠着邻居大娘丈夫的帮忙,硬生生碎了胯骨,把盆腔松开,才勉强保住了这个孩子。




  庄稼汉下手不知道轻重,当时条件又差,骨头倒是长了回去,可没正好位,长得歪歪斜斜,落下了病根儿,天一阴起来就针扎似的疼,更别提入了冬是怎么个情况了。若不是他在天气好时自个儿能做些活计,加上性子好,讨人喜欢,小山又听话得特别招人疼,挨家挨户虽说都困难,也愿意多帮衬着些,吃穿用度才算有了着落。




  这几天齐桓的老毛病又开始犯了,过了这些年疼着疼着也就习惯了些,他收拾了灶台,捡了些柴禾准备生火做饭,刚刚把火燃起来,就听见小山在门外就喊上了,“爹,我回来了!”




  刚跨进屋就看到齐桓弓着腰在灶台前,小山一看就急了,背篓还没还得及放下,搬了个小凳子到齐桓身前,“爹你怎么又起来了,一会儿又疼起来怎么办?你这腰是要还是不要了?”




  齐桓直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灰,捏了一下他的脸蛋儿,“你爹我哪儿那么娇气?这么多年饭都是谁做的你忘啦?”




  小山不服气地回他,“我说我已经长大啦你偏不信,还不让我帮你做饭。”




  齐桓看着他气鼓鼓的样子忍不住笑,“个子还没灶台高,块头还没锅子大,是你煮饭呀还是饭煮你呀?好啦,你就乖乖等着吃饭吧。快去洗洗脸,你看你那小脏样儿。”




  小山拿着毛巾踮起脚给齐桓擦了擦脸,“说别人前先自己照照镜子吧老爹~~”




  “嘿,你这臭小子。”




  家里就两个人,一个病号,一个小孩儿,伙食一般都随便弄弄凑合着吃了。小山一点儿不挑食,捧着碗呼呼啦啦地往嘴里扒,齐桓腰疼没什么胃口,就静静地看着小山吃,偶尔给他夹几筷子菜。




  “对了,爹,”小山从饭碗里抬起头来,“我今天碰见了个军官叔叔,他胳膊受伤了,看起来好像挺严重的。”




  齐桓拿下他脸上沾着的饭粒,没怎么在意,随口说道,“这些叔叔都是为了保护我们受的伤,你长大了以后要是再碰见他们,有什么能帮忙的一定得帮,知道吗?”




  小山点点头,又埋下脑袋扒了几口饭,忍不住开口问他,“爹,我妈呢?”




  小山两三岁的时候最爱问他这个问题,他答不出,回回都拿同一个理由搪塞,小山不信,经常是哭着问着地睡着了,半夜醒来睁着眼睛第一句话就是问,“爹,妈妈回来了吗?”后来长大了些,他懵懵懂懂地明了些事理,明白也这是他爹的伤心处,便也不再问了,他知道,反正再怎么问,他妈也是不会回来的。




  今天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又来问齐桓这一出。




  齐桓编都懒得编了,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我就是你妈。”




  “那我爹呢?”




  “我也是你爹。”




  “爹,”小山看了他一眼,眼珠子咕溜溜地转了一圈,“你雌雄同体啊?”




  “吃你的饭去吧!”齐桓敲了他一筷子,“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过一会儿他又想起什么不对味儿,“诶,不对啊,你小小年纪,是哪个小混蛋教你这些的?!”




  张启山来的时候,齐桓正使着个铁钎子蹲在灶肚子前掏煤灰,碎屑灰尘扬起来糊得他一脸黑乎乎的。邻居大姐喊了一句,“小齐,你家来人了!”他站起来应了一声,心里嘀咕是谁来了,估计着可能是战后来调查人口的官兵。




  齐桓叫了声“来了”,一回头看到张启山门神似的杵在那里,两眼通红地看着他,声音哽咽地叫了句“老八”。




  齐桓整个人都被钉在了地上,每一处关节都抗议似的剧烈疼痛起来。


 



评论

热度(22)

  1. ✿墨蒅✿也望 转载了此文字
  2. 🐈炎炎さん🐈也望 转载了此文字
  3. 头壳子也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