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壳子

伪装夫夫 (九) (佛八/娱乐圈AU/甜)

白兔糖:

-這章佛爺調戲了小八
-心跳臉紅的同房
-夫夫一起泡溫泉
----------------------------------

齐垣下山时没再跟张启山说过话,一来不知道怎麽开口问他,二来害羞於被他再亲了一次。

但是工作人员没察觉到不对,把他们两个安排在同一个吊车里之外,又把他们安排在同一个酒店房间里面。张启山依旧因为畏高而脸色铁青,本来齐坦一下午没有跟他说过话已经很不爽了,现在还在高空之上,它黑着张脸,静静的坐在吊车里面。

齐垣还是看不过去,默默不作声的坐到张启山身边,再次抱着他。没有了围巾的阻挡,脸更贴近了齐垣的胸口,清晰地感受到心跳。

[对不起...]齐垣小声地说。

[为甚麽道歉?]闷闷的声音,张启山的心情可见真的不是很好。

[今天我不是故意不理你的,只是有点害怕而已。]齐垣尝试解释,但千言万语像是堵在喉咙,他其实很想问张启山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

[我们不是情侣吗?恋人之间这样做很正常啊。]张启山真的很想假戏真做,但这个迟钝的家伙完全感受不到。

[哦...我懂了。]

更糟糕的是,齐垣大概是误解了张启山的意思,以为他这是为了加强绯闻的真实性,所以才在拍摄现场故意弄场吻戏的。真笨啊,人家大名鼎鼎的张大佛爷怎麽会真的看上自己?而且看着就一大直男,多半是想太多了。

心里莫名有一种很酸楚的奇怪感觉。

张启山无语地在他的胸口上蹭了蹭,叹道,[你啊,就是个呆瓜。]

[嗯?佛爷你说甚麽?]

[没事,你抱你的。]

摄制队在山下另一间酒店住下了,据说是家温泉旅馆,里面有大大小小各个泉眼,每个房间内还独特设置小型温泉。

[甚麽?]齐垣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我跟佛爷同一间房?]

[你们这麽恩爱的一对,我们谁敢跟你住同一个房间啊?第二天佛爷肯定来追杀我们!]芙蕖打趣道,这两个人居然这麽纯情,看来还没做过该做的事啊,不禁有点失望呢~

[去去去,他才没那麽在乎我呢。]齐垣见无反抗馀地,口头上也不肯认输,唠叨了几句才接过房门匙卡,拉着他的小行李箱跟在张启山身後进房。

两大男人一起住一晚上没甚麽的,以前没钱时跟人合租个板间房还不一样。

但很明显齐垣还是太单纯了,由霍仙姑安排他们的行程又怎麽会正常?

刷卡打开房门,视觉上已经不能用震撼来形容了。整体是日式风格的摆设,但King size大床上摆了一大束玫瑰,旁边还落着玫瑰花瓣,浴室是玻璃设计的,房里可以清晰地看进里面,还透着暧昧的黄光。

[呃...佛爷不如我去叫前台帮忙换个房间吧?]齐垣怕两个大男人睡这里尴尬,连忙开口道。

[不用,能住人就行。]张启山内心暗暗为霍仙姑点了个赞,这样的情况下跟小萌八肯定能培养感情,顺便升温一下。

果然是东北来的汉子,不区小节够爷们,反观自己这样扭扭捏捏才是奇怪那个。

齐垣整理好行李之後,开始好奇地探索着这情侣套房跟普通房间有甚麽不同之处,在床的两侧各有一个床头柜,上面放了个小木盒。

齐垣觉得自己不该手贱的...他看着手中的杜蕾斯草莓果味特薄和润滑液,不知道该作如何反应,呆呆地盯着。

[避孕套?]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把东西全收了,齐垣抬头一看,是张启山那张看着很严肃的脸,但开口却是画风特变。

[你今晚想跟我用吗?]张启山渐渐靠近齐垣,充满着侵略气息的男人,害得他一直往後倒,直至张启山双手撑在他的两侧床铺上。

[不不不!那是箱子里的,我...我打开一看就...]齐垣急得舌头都打结了,心里小鹿乱撞,张启山那玩味的眼神果然绝非善类!看来今晚要失身在这里了QAQ

张启山觉得这齐垣对自己也是有感觉,虽然眼睛怕得闭上不敢看,但是嘴巴却微微嘟着,全身尽量放松的状态,居然连献身的觉悟都做好了,真是傻得可爱。

齐垣见好一阵子都没动静,悄悄睁眼一看,张启山没有再靠近,只是揉了下他的毛,[逗你的,没防备成这样被吃掉了怎麽办。]

MDZZ张启山你个傻X大混球瞎闹甚麽鬼,刚刚差点被吓尿了A_,A 不约,以後你撩我也绝对不约!

齐垣有种被玩弄的不爽感,只好去看看房间内置的小型温泉,拉开竹门,外面有一个可以看到外面森林境色的阳台,外围有层玻璃罩着不会着凉,上面有一个足以容纳两个人一起泡澡的池子。

趁着张启山还在做别的事情,他收拾出一套睡衣便进了去,自己一个安静地泡泡温泉,舒缓工作了一整天的疲劳。泉水上飘着几片白色花瓣,淡淡的香味充满了整个阳台,热水冲刷过皮肤,舒服得齐垣闭起眼睛来感受一下这刻的宁静。

不知道是不是加了甚麽舒缓神经的香料,没一会儿已经有昏昏欲睡的模糊感。在这时候,有另一个人拉开竹门进了来。

[佛爷?!]齐垣看清了来人的脸,惊得他顿时睡意全消。

张启山在胯间围了一条毛巾,露出上半身小麦色的肌肤,有着明显练过的腹肌,腿的形状非常美好,修长笔直,看得即使是齐垣都挪不开眼睛。

齐垣不知道自己的脸是被热气熏红的,还是被张启山的身材羞红的。

张启山进了池子,一少部分的泉水溢出,这里的空间不小,两个男人进去了还是绰绰有馀。

张启山就是看准了齐垣最没防备时才进去的,更何况大家都是男人,他也没有赶自己出去的理由。想不到他居然那麽纯情,只看了赤裸上半身就害羞了。

齐垣没有甚麽肌肉,身上没怎麽操练所以都是白白嫩嫩,看起来软绵绵的肉,不是十分的瘦,反而有一种丰腴的美感。

他不是没感觉到来自张启山那炽热的视线,但他更希望的是自己想多了,这孤男寡男还赤身露体,稍一不慎还真的会出事。

[今天累吗?]张启山打断了齐垣的胡思乱想。

[还好,就是摆太久同一个姿势,肩颈部位有点酸痛。]不过泡了一会儿,比下午那会儿舒服多了。

[我帮你按摩一下。]

[咦?等等!]

张启山不分由说地从另一边走到齐垣身後,手搭上了他那滑溜的肩膀。

湿暖的男人驱体紧贴在自己身後,这体位真心很危险,还好齐垣也围了一条毛巾在身下,不然这直接的肉体接触实在害易擦枪走火。

大手轻轻柔柔的捏着肩膀的位置,巧妙的力道令齐垣又爽又痛,几次下来绷紧的感觉居然消失得七七八八了,张启山的手很规距,居然没有摸到其他的地方。

原来佛爷真的没别的意思,只是纯粹想帮自己接摩舒缓一下......吗?看来是错怪人家了。

不过下一秒,齐垣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起来,视线不能集中,往後倒在张启山的怀里,沈沈昏了过去。

TBC

评论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