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壳子

一八《佛爷觉得成精很麻烦》02

-眯眼-:

02.


    时不我待,一行人便在二爷家的前厅商量起了去北平的计划。张启山自然是要扮作彭三鞭的,带着齐铁嘴、张副官做他的下属。 二月红放心不下,要携夫人同去,吴老狗却说这北平不比长沙,或许人妖间没这么太平,二夫人病着,不如留下,由他和二月红前去助阵,解九坐镇后方照看夫人,以解后顾之忧。
    众人听完,都觉得吴老狗说的颇有道理,也就这么定下了,张启山差副官去买了两天后的票,一行人各回各家,处理家务,为这趟去北平做些准备。
   齐家的生意本就特殊,牵扯不到枝枝节节,他回去后照旧过了两天,临行前在盘口前竖了个仙人远游的幡便算完了。说起来,他一个算命的亦没什么物什需要整理,只在箱子里简单堆了些换洗衣裳,又丢了龟壳罗盘进去,就大功告成。
   “这玩意儿要带吗?”
    扣上箱子前,齐铁嘴瞄见桌上放着的一本书,里头夹着的,正是他前些日子讨来的化形符。齐铁嘴知道此物厉害,但凡是个妖,只消沾一下就会化成原型,他夹在书里就是怕自个儿一个大意,不带手套去碰,到时白白浪费了这张他千辛万苦才弄来的宝贝。
    齐铁嘴想了又想,这符在北平是用不得了,但若是拿到了药,佛爷心情大好,那时他即便是做出些出格之事,张启山也会原谅他吧?
   妙哉呀。
    “带!”,齐八爷是个盲目乐观主义的性子,越想越乐,最后一拍大腿,便将书放进了箱子。
    一行五个精怪就这么上了北平。
    下了火车,吴老狗的眼神还黏在站台贵妇手中的西施犬上,齐铁嘴深吸一口气,不得了,这北平的妖怪可不比长沙的少。
    天上飞得,地上跑的,满大街都是精怪与人相伴而行,齐铁嘴与佛爷同车,看的一愣一愣,道:“佛爷,你们东北也是如此吗?这儿有好些我从未见过的妖怪。”
    “东北也就那么几种”,难得,张启山接了话茬,齐铁嘴脑袋瓜子转的极快,立马问道:“那佛爷你是个啥呀?”
    张启山看着窗外不说话,齐铁嘴讨了个没趣,又想到箱子里那张化形符,脸上扯出个坏笑来。
    等从北平回来,哼哼,叫你现原型!
    小车开的很溜,没一会儿就到了,齐铁嘴一下车,瞧见那边副官已站着,赶忙跑过去。
    “二爷五爷呢?”
   “已经入住了,没有邀请函的客人住在其他层,对我们似是有些招待的”,副官小声道,与齐铁嘴两人站在张启山身后,双双做出满脸的恭敬,三人这才一同进了新月饭点。
    办理手续的招待专员十分客气,见是三人同行,便开了间套房,两间卧室还有客厅,估摸是觉得两个下人出一个打地铺不打紧,张启山见状很满意,点点头,让服务生将行李一并送了上去。
     三个人,虽说这次来北平要隐藏身份,明面上是一主两仆,实际上张启山和齐铁嘴这两位爷那点儿猫腻长沙九门人人皆知,副官自是十分识趣的,一进房,自觉提溜着自个儿行李住进一间卧室,留下另一间给了佛爷和八爷。
    “这么大的床!”,齐铁嘴没来过北平,进屋一见陈设,两眼都发直,当即玩心大起,往床上一趴便打起滚儿来。在张启山面前,他自然没什么好避讳,高兴之下现了耳朵,一条尾巴虽是藏在褂子里的,摇摆时却将软料顶出一个鼓包儿,看着好不可爱。
    张启山看齐八爷在床上滚来扭去,眼中自成一派不可描述的旖旎景象,他走过去,毫不客气地将这豹子压在底下,手顺带着拆了他两颗盘扣,伸进去捞那尾巴。
    “佛爷!佛爷你重死了,起来!”,齐铁嘴这么一叫,尾巴却正巧落进张启山掌心,温热的触感顿时叫他微微倒抽一口气。
    齐铁嘴的尾巴,向来是不爱叫人碰的,捏重了吧,极疼 ,捏轻了,又容易生出些舒服的劲儿来,要出事。这么多年来,张启山仗着与他的关系,是唯一一个敢捏他齐铁嘴尾巴的人,此时这人捉着这条毛茸茸的长尾,手上力度适中,只用了几下,就叫他齐八爷服服帖帖地趴着,还白送了两声叫唤。
    “床软吗?”,张启山贴着他的后颈低声问,口中呼出的热气叫齐铁嘴打了个哆嗦,张启山的手也不老实,顺着尾巴往前摸,算命的察觉出不妙,挣扎起来:“佛爷,哎你控制一下自己,还有正事……正,啊……”
    “这也是正事”,张启山耍起流氓面不改色,手在人衫子里乱来,不多会儿就让齐铁嘴微微喘起来。
    “说真的……佛爷,还有正事……色令智昏呀……”,算命的姿势被动,也知道维持着人的模样他绝不是张启山的对手,正思忖着要不要化个形,卧室门口传来的叩门声叫两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先生,楼下宴会厅的活动已经开始了,”外头似是服务生来报,张启山心中暗骂真他娘会挑时候,回道:“知道了,谢谢,一会儿下来。”
    说罢,他咬了口齐铁嘴的后颈,抽手起身,算命的见状赶紧收了耳朵尾巴,整理好长衫,红着半张脸还不忘叨唠:“佛爷你怎么说发情就发情,化了形肯定性淫……”
    “再多嘴就叫你见识见识”,张启山披上貂皮大氅,白他一眼,齐铁嘴触到那眼神立马就噤声,心里头也明白,这两天和这人同住一屋,到了晚上铁定完蛋。
    收拾好行头,客厅里副官已经等了许久,见到佛爷和八爷出来,一脸我知道你俩刚刚在干什么但我不说的神情。齐铁嘴哼着小曲儿,假装看不见,心里却想,等我琢磨出佛爷是个什么,你也就快了,东北来的小家伙。
  

评论

热度(379)